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到爱的距离 02.明白

02.明白

       李熏然浑浑噩噩地被抬上了救护车,现场有队长他们处理了应该没有问题。

       “伤者小腿腿骨骨裂,叫骨科值班赵医生来接一下。”随车人员在快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车停到医院门口要把李熏然抬下去的时候,李熏然才恍然惊起,他被送到第一医院来了,那他是不是能见到凌远了?

       他想跟他谈谈的,吃饭的时候是他没有发现,是他的不好,可是两个人还是得面对面的说开了啊。不是说情侣面对面说,看着对方的表情,就不忍心说出口了么。李熏然感觉眼眶微微有点热,他咬紧了牙僵在那里。

       “哟哪位警察光荣负伤了,我来瞧瞧。”赵医生匆匆赶下来,一看竟然是李熏然, “唉熏然?你怎么受伤了?我去叫凌远下来。”看眼前的警察是熟人,也是医院熟客。

       李熏然在听到凌远名字之后脸色又白了几分,以前他受伤他都回第一时间来看自己,哪怕他的科室没有一点关系。

       “熏然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白!哪里撞出事了?快去安排X光和CT!”医院里很多人都见过李警官的,也知道他是医院的常客,一阵兵荒马乱李熏然一句话都还没说所有的检查都先做了。

       其他病人听说是破获杀人分尸案的英雄警官都先让他做检查,还有人给他鼓掌。往常李熏然肯定轻伤不下火线的和大家笑着挥手打招呼,今天他真的有点累了头有点晕,他咬着后牙笑了笑就被推进病房了。

        “熏然啊你就是小腿腿骨骨裂休息三个月就好了,这可不是上次手臂骨裂一个月就让你出院蹦跶了,这可是腿!你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睡那么一个星期咱们再看看。”赵医生拿了药又给他端了杯水来,李熏然喝了一小口水觉得烫得厉害,他妈老说他是猫舌头。

       “嗯麻烦你给我再加点凉水。”赵医生把水倒出去一些加了不少凉水,李熏然才勉强就着那水把药咽了进去。

       “那你先休息,剩下的事回头再说。”正好赵医生还有其他病人找,李熏然点点头就自己慢慢躺下了。

        一个人的房间静静的,头却有着清晰的晕眩感,恶心。看了一圈一片白的病房,李熏然微微侧过身,把自己蜷缩到了被子里,强迫自己入睡。


  ******


       接到自己师弟电话知道李熏然因为车祸入院的时候,凌远差点又像往常那样放下手下的事立刻飞奔到对方身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分手短信之后对方根本什么都没有回复自己。

        虽然他不为别人撑伞,但是自己又何苦总为他等在雨中呢?  

        “凌院长有事情?”

        “哦没有郁总,小事情科室主任能处理,我们继续参观杏林分院,现在杏林分院能建得这么完善全仰仗郁总的资金。”

       “没有的事,是凌院长管理有方。”

        凌远带着投资者在分院转着介绍着,谈着下一步的发展,让自己在工作上投入多一点,再多一点。凌远虽不是商人,但是毕竟接受过外国的教育并且有明确的目标,和对方进进退退地敲定着分院后续的发展。

        “跟郁总合作最愉快的事情,就是我们双方有着共同的理念。”凌远起身向对方伸出了手,双方握手以后凌远把对方送出了医院,一看表都已经要两点了。

        他下意识的想去掏手机,但是手摸到口袋边的时候硬生生地停下了。

        凌远转身走去食堂,希望这点还有饭。事实证明医生作息都是极其不规律的,食堂里还有不少的人。

        “哟院长来食堂巡视啊。”熟识的医生和凌远打着招呼,凌远挑了一个菜就端着盘子坐去了他们那桌,了解分院最近的运转状况。

        凌远驱车回到第一医院又签了不少文件,去妇产科看了看,去问了问廖老师情况。

       “廖老师啊,您看您这答应我的检查又没有去做,是不是非得我陪着您去啊?”

       “哎哟,你凌大院长那么忙,不需要的,我自己会注意的。”凌远拦住又打算蒙混过去的廖老师,拉着她要好好谈谈心一般地劝说着。

       “哎小纯来来来,你先跟凌院长说着我那边还有个病人等着呢。”廖老师余光瞟见了正走过来的苏纯,赶紧把他招呼了过来。

       “嘿!你说说你妈啊。”苏纯一脸不明所以,不过马上明白了自己妈妈把她拽来当挡箭牌,然后她倒是找借口溜走了。凌远站在那里叉着腰摇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说我妈呢,你自己也不注意,胃疼又犯了吧?”苏纯帮自己妈妈岔开话题,两个人都不省心不爱护自己身体,还是先盯一个算一个吧。

       “嗯?你怎么知道的,昨天犯了,今天好多了。”凌远望着眼前的小姑娘,她总是在自己胃疼的时候给自己送药,再加上一句久违的关心。

        “别骗自己了,还疼着呢吧,你眉毛都是皱的。”苏纯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他还好意思说自己妈妈呢,他也不是什么好榜样。

         “是是是,吃晚饭了么?一起去食堂吃吧,正好和你聊聊你妈妈的事。”虽然凌远不是很饿,但是毕竟胃病刚犯每顿饭还是能争取保证就保证。

       苏纯愣了几秒,看着眼前自己仰望了好久的男人,点了点头。

       “我会劝我妈多休息的,你就别担心了。”

       “但是心内科还是得去啊。”两个人边往楼下走边闲聊着。经过护士台的时候本来赵医生想拦住凌院长一下,跟他说说李熏然的事,但是有被护士缠住了身,只得看着两人聊着天走远,无奈作罢。

       李熏然是被他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是小高便接了起来。

       “喂副队啊,我现在在你华新路的家呢,你家密码是多少啊?我给你拿点洗漱用品换洗衣服。”

        “哦1822,鞋柜旁边的柜子里就有一个大旅行袋,就是住院用的东西。但是得麻烦你进到浴室给我拿下牙刷。”李熏然撑起自己的身子,一只手揉着太阳穴。

        “看见旅行袋了,副队你这是住了多少次院啊,这么有准备,你等我脱鞋给你那牙刷哈。浴室是哪个?”

        “你进门左手第二个,拿深蓝色的那把。”旅行袋是凌远准备的,他被自己老因公负伤吓怕了,生怕每次准备不齐东西自己难受,后来就给自己收拾了个旅行袋,什么该有的都有,除了自己习惯用的电动牙刷没有放进去。

       “深蓝色那把?就一把牙刷啊。”小高无心的一句话,让李熏然再次清晰明白了凌远已经打算彻底告别自己的世界了。那里本该有一把深蓝色,一把黑色的牙刷。

       “副队?副队?”小高在那头唤着李熏然,他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

       “嗯没事,就那些。谢谢了。”

       “行等下我马上过去。”

       李熏然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一边,等下医生看到自己用手机一定有要说自己了,然后按响了铃。赵医生没过多久就到了,拿着手电筒检查了检查他的瞳孔,没什么问题就让他继续休息了。

       “哦对了熏然你饿了么?想吃点什么?我打给你。”赵医生知道以往都是自己师哥给眼前的小警察送饭送菜端茶递水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可是自己今天却看他和妇产科的女医生一起去吃饭,明明给他打过电话说李熏然住院了,伤得还不轻。

       “不是很饿,有点恶心。”说完话李熏然还干呕了一下。

       “你快躺下,我去给你打点汤来。”赵医生赶忙扶着李熏然躺下,下楼给他打东西吃。

       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外车水马龙霓虹灯照到屋里倒也不是一片漆黑,却是毫无生气。

       他不喜欢黑,每次都伴着暖黄的灯入眠,每次住院手机都被没收,被塞上一本图画书,不想吃东西,却有特制的病号餐。

        李熏然将被子盖住脸,放纵自己在一片黑暗中乱想。他太习惯了被宠着,被惯着,享受一切。可是他这么一回想,他什么都没有做过。

       这个月只见了凌远两次,加在一起有没有两个小时都不知道。哪有凌远那么好的,还喜欢自己的人了。

       不,他现在也不要自己了。这么好的人,被自己丢了。李熏然狠狠咬着自己嘴唇。

        没遇见凌远之前他不是也是一个人过的,现在怎么就不行了,李熏然一遍一遍地说服着自己。

        连日的劳累,身心俱疲,再加上伤痛,分手,论七八糟的事情和在一起他真的只想放纵地闹一场,以前有人给他肩膀,安慰开导自己,现在却没有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是有恃无恐,现在他却成了得不到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他心里酸酸的,李熏然茫然若失地坐起来看着窗外万家灯火通明。


  ******


       凌远在食堂看见风风火火的师弟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为谁来打饭了,看他在那里纠结来纠结去,实在看不下去走了过去。

         “西红柿鸡蛋汤,蛋要嫩打散点。”食堂大厨按着院长的吩咐去做了,赵医生侧头看到了救星,拉着自己师哥就问了起来。

       “你们这是唱哪出呢?熏然他可是被车撞了,你也不去看一眼?不是以往都是你亲自做饭么,怎么让他吃起食堂来了?”

        “你就别问了,我们分手了,你也别问他。”凌远摇摇头不想多提转身回到座位和苏纯一起走了。

       “唉你这人!”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吹胡子瞪眼算什么事!师哥也太不地道了,这才分手多久啊就找到下家了,算了还是甭和熏然提了,他本来就应该多休息少用脑子。赵医生拎着汤回去了,看到警队有人照顾李熏然也就交班了。

        “副队那先这样我帮你把东西都搁在你够得到的地方了,你要是有需要叫护士啊,警队那边还有点收尾的事。”

       “嗯帮我把灯关上吧。”李熏然点点头让小高先走了,东西是都够得到,但是都不是自己习惯的位置。

       李熏然垂下眼帘,静静盯着自己的手背,回想他和凌远相处过的时光,好像从来他付出的就很少。

       当初他帮凌远驱赶了闹事的票贩子,自己车没油了他送他回警队,从此凌远就开始追求他,变着方地让自己开心。自己答应和他交往以后更是被宠得无法无边,自己接受得心安理得。

        可是真正回过头来看,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他生日忘掉了,自己生日确是精心设计的惊喜。交往纪念日饭没吃几口就去抓歹徒了,约会半截出警是常事。凌远从来没抱怨过,一直在背后支持着自己。

       可是自己知道什么呢?他一个大院长真的忙什么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认为他很忙。

       现在回想起昨天吃饭他临走时凌远几近恳求的神色,他的心就像被抓住一样,每一点一滴都让那无形的手收得更紧。

       “那苏纯你也早点回家,路上小心。”

       “知道啦凌大院长,你自己注意这点胃,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胃病疼起来要命。”

       “你们叫凌大院长都是调侃我,知道了快去吧。”

       李熏然听着交谈声消失,他的屋子离护士台不算远,刚才小高估计大意也没把门关严实。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说的却是自己不熟悉的事。他知道他有胃病,却没见过他难受,更不知道难受起来会那么痛苦。

        汤已经凉透了,他喝了两口就没再继续喝下去了。

        李熏然靠着枕头望着天花板,他现在明白珍惜也晚了不是么?

        殊不知凌远在他门口的墙边立了许久,最后轻轻关上了他的房门。


  tbc.


评论(35)
热度(381)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