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到爱的距离 03.重逢

请坚信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03.重逢

      往常李熏然入院都会胖一圈,现在却是瘦了不只一圈。

      简瑶推门进来看到自己的竹马一脸憔悴地靠在床上,手里拿着凌远经常塞给他的图画书望着窗外,一阵阵于心不忍。

      薄靳言从来探视的第一天就告诉了简瑶,凌远和李熏然已经分手了,她还不相信。

      却真的没见过凌远来探望,来送饭,来照顾。看着李熏然那样也知道了大概。

    “熏然我妈给你熬了骨头汤。”

    “嗯谢谢,也帮我谢谢阿姨。”李熏然转头过来,将书放到一旁,微笑着向简瑶薄靳言点头打招呼,笑容带着倦意。

     “你趁热喝啊。”简瑶把骨头汤盛出来端给李熏然,他接过拿舌头点了点却没有继续喝。

      薄靳言发现后岔开了话题:“那个杀人分尸案已经结案了,凶器是孙勇在地下室自制的闸刀。”

     李熏然认真地听薄靳言寥寥几句,然后简瑶在竹筒倒豆子一般讲了半天,虽然大部分都是说凶手多么泯灭人性,孩子们多可怜,自己办案太拼不好。

    “你说你又把自己弄到了医院,现在凌远不……”简瑶抱怨着抱怨着凌远的名字就从嘴边滑了出来,她突然发现自己生生掀开了竹马的伤疤。

      话头戛然而止,简瑶一脸尴尬,小心翼翼地瞄着李熏然,用眼神向薄靳言求助。

      薄靳言拗不过女友的眼神威胁,只好再次出言,可是却没有岔开话题而是直白的讨论李熏然和凌远的事。

    “凌远因为你工作原因跟你分手了吧。”明明是问句薄靳言说出来都是陈述句,简瑶狠狠瞪了他一眼。

    “熏然你别听他的,他不会说话。”简瑶都想从果篮里拿个苹果塞薄靳言嘴里,这还会不会说话了。

      李熏然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薄靳言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他不是没想到,只是听着确实另一个感受,原来旁人都看出了他们关系之间的危机了么。

      旁人是不准确的,知情的人都羡慕凌远对李熏然花式宠爱,但是薄靳言确实看出问题来了。

     “是呀,薄教授怎么说?”

     “你们之间的距离是多少,你又走了多少步就是今天的结果。”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双人的探戈,一方独舞的下场也终究是一方孤独地谢幕。

      李熏然抿着嘴一言不发,想着薄靳言的话,简瑶看他一脸凝重想起医生说的少费脑子再次狠狠地剜了薄靳言一眼,从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塞到薄靳言手里,赶紧拿点东西堵上嘴吧。

    “熏然啊,你明天想吃什么啊?我让我妈给你炖。”简瑶只能生硬地岔开话题。

    “啊没事的,我可以吃食堂的。” 李熏然回过神来给了简瑶一个安抚的笑,给了薄靳言一个感谢的眼神。

      薄靳言带着简瑶走后,他靠着枕头躺下了一点,从一旁拿起了那本图画书。

      小孩子问妈妈兔子先生家在哪里啊,他的家在哪里啊。


  ******


    “真的是麻烦你了。”李熏然向赵启平道谢带着点尴尬,他知道他是凌远的师弟,他也大概知道他对自己的额外照顾的原因,他记得凌远跟他提过他跟他们医院几个要好的人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哦没事顺便的。”赵启平把饭菜给他放下,就开始检查他的腿,“下午再去拍个片,要是情况好你过几天就能出院回家休养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第一医院床位紧,你回家也得好好休息啊,我们最近忙的呀。”

      李熏然瞟了赵启平一眼,知道他没有说出忙的原因是凌远。

    “凌远让你们很忙啊?”李熏然假装不经意地问道,把饭菜拿上桌,打开却是自己喜欢的菜色,虽然闻起来没有那么香。

    “是呀,那个什么住院日项目,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每天都忙得跟什么一样。”但是赵启平没说即使忙得跟什么一样他却总是定点被凌远抓去食堂,跟厨房点一堆菜,再让他给送上来。

      李熏然不是没想过重新追求凌远,他也不是这么脆弱的人。

      只是既然对方都把自己甩了,自己再这么贴上去算什么事呢。

      真正一个人住到医院里才知道医院里的各位有多忙,护士各个脚不沾地,更不要说他一个院长,肝胆外科的专家。

      凌远他是院长,什么事都是他顶着,大小事情都找他拿主意。他是最不能露出脆弱的人,整个医院都靠他支持呢。

      医院已经足够累了,他值得一个更好的人照顾他,而不是让他无限地照顾人。

    “那就不用再麻烦你特意给我送饭了,订餐挺好的。”

      给你特别点餐都瘦了这么多,每次凌远拎自己到食堂跟拎小鸡仔似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谁还敢让你吃订餐。还行不行了!折腾自己算个怎么回事!赵启平有苦说不出,只好夹着病历本跑了。


  ******


      之后的几天简瑶和赵启平轮番投喂,李熏然没有再瘦下去,没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本来小高说来医院接自己的,但是临时有事说可能晚点到。刑警队多正常的事,但是那被放鸽子之后的不知所措倒是挺难受。

      李熏然自己把东西死命地塞进旅行袋,都快撑破了才勉强塞进去,把旅行袋斜挎在身上。

      撑起拐杖左手拎着X光片,右手拿着一堆药打算到楼下打的回家。

      他一蹦一跳地蹿到了电梯,小护士看着他跳来跳去担心得不行,生怕他再磕着碰着再住回医院来。

      还是不习惯用拐啊,可是轮椅感觉更糟糕,太过了。

      李熏然大包小包的好不容易跳到了医院门口,但是旅行包挂扣磨了半天装药的塑料袋,袋子最终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哗啦一下药撒了满地。

       劣质产品!李熏然内心抱怨着,却蹲不下捡东西,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人又没有想伸出援手的意思。

       李熏然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茫然无措,想着以前的场景,各种被伺候得服服帖帖的场景,蓦地红了眼眶。

       他好想凌远,特别特别想。他低下头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凌远刚停完车远远看到站在医院门口无助的李熏然,还是于心不忍又把车开了过去。

      就是一次,最后一次,他也出院了,照顾他最后一次,凌远默念着第不知道多少遍,下车走到李熏然身边。

    “李警官,需要帮忙吗?”

      李熏然以为自己幻听了,抬起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一如他们初见,他穿着笔挺的西装,问着相同的话,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李熏然扔下拐杖一下跳到凌远身上。

      去他的,什么都不管了!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找去啊!他才不放手呢!

      凌远心惊胆战地扶着自己身上的小祖宗,听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明明诊断的是轻微脑震荡啊,安慰了好半天他才松开自己被哄进车里。

    “凌远,你以后说什么我都听,以后我每天都回家睡,你别不要我了好不好?”

      凌远坐到驾驶座上就被李熏然拽住了袖子,一双水盈盈湿漉漉的鹿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李熏然眼里的脆弱,悲伤,和恐惧都让凌远无所适从,他这些日子不敢见他就是因为怕看他的眼睛,看一眼哪里还说的出不。

       凌远并没有及时回话让李熏然更加恐惧,他只怕凌远真的是只是可怜他好心送他回家。

       看李熏然瘪着嘴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凌远忙不迭地扯了面巾纸给他擦脸,对着他那张脸都说不出拒绝的话,更别说对着那双眼。

      “好好好小祖宗,我们先回家再说。”

       看对方给自己扣好安全带,像以前整理好一切东西,李熏然破涕而笑。

       他说的是我们回家。

       凌远,这次这九十九步我来走完。


  tbc.

FYI:感谢小伙伴们支持看文,lo主时差需要上课,虽然文已经写完,但每章需修改确认后才会发出,请不要急着催更。(≧▽≦)

评论(31)
热度(352)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