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到爱的距离 04.醋意

当我说又一村的时候,我的意思是真的又一村。


04.醋意

      凌远说先回家再说,其实也没有那个功夫再说。

      李熏然眼巴巴地看着凌远的侧脸,看他认真地接听电话。凌远在半路就接到副院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到医院处理紧急行政文件,他这么忙这次又麻烦他了。

      李熏然安安生生地坐在副驾驶一言不发的场景还真的不多见,凌远打完电话侧头看了一眼李熏然,他低着头看着手背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也挺好,自己一时冲动把他弄上了车说把他送回家,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凌远在安全限速之内,最快的把李熏然送回了家,熟门熟路地开门放东西,把人安置到沙发上。

    “咳咳咳!”李熏然坐下去的一刻沙发上灰尘扬起,啊他已经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月了,凌远也没有在这里住,想到这点他就不由自主的难过。

    “回头叫个小时工吧,我先回医院了。”凌远看着飞扬的浮尘皱着眉,看不过去,可是他真的没时间了,医院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外卖单在茶几底下。”凌远转身就走声音从门廊传到客厅,李熏然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嘴张了张,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

    “凌院长,这个你签一下字。”

    “凌院长,三床的那个病人一直有呕吐现象。”

    “凌远啊,这个文件是卫生部的你读一下。”

    “凌院长……”

      凌远回到医院所有事都缠了上来,一人一句叽叽喳喳的头都快炸了,但是他是院长不是。

    “这个签完字去准备手术吧。”

    “确定消化系统没问题之后给他挂水。”

    “卫生部的检查什么时候到?”一个一个事情完成过去,凌远办公室都不回直接去准备手术了。


  ******


      产科最近并没什么大事,孕妇也不多,苏纯在午休的时候边想着边往凌远的院长办公室走去。苏纯前些日子刚劝她妈妈去了心内科,她妈妈还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她就想着再把凌远说去消化内科看看。

      作为医生都一身病,说出去都被人笑话。

    “咣咣咣”敲了敲门,苏纯有点紧张地等着屋里人的回应,等了半晌也不见回音,在她想走的时候却听见了微弱的“进来”。

      苏纯轻轻推开门伸头进去确定自己听对了这屋里有人,只见凌远披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窝在沙发上。

    “苏纯啊,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不来你是不是又打算硬抗了?”

    “我吃过药了。”

    “药药药,吃了也难受啊。”苏纯看凌远难受的样子不由得抿起了嘴,恨铁不成钢地说了他两句,拿起沙发上的靠垫给凌远垫了垫,又把他白大褂拿来给他盖上,“我妈去心内科了,轮到你去消化内科了。”

      看着眼前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凌远虚弱地笑了笑:“没事躺会儿就好了,你忙呢产科没事了?”

    “午休呢,你吃了么?算了我白问,你肯定没吃。”凌远还没张口苏纯就自问自答了,要是吃了怎么可能还胃疼。

     “最近手术有点赶。”

     “你那是连轴转,你先休息吧,别再像上次我看到你那样给自己挂水了。”凌远笑着点了点头,阖上了眼睛他也是在没有力气了。

     “告诉秦护士三点叫我有手术。”

     “这都两点半了,你怎么那么多手术?”

     “为了平衡你们产科没有事就到我这里来了。”苏纯被凌远气笑了,也没多逗留耽误他小憩。


  ******


      那边李熏然发了半天呆,拿出电话给自己妈妈报告他回家了却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完全不出意料,老三样:自己那么拼干什么,又受伤住医院,没个人照顾。

      李熏然时不时地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可是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把外卖单从茶几底下拿出来胡乱地翻着。

     “你说瑶瑶那么好的姑娘跟了薄教授,你怎么没找到一个呢?你说你腿折了一个人在家怎么照顾自己?我跟你说……”

      若是搁以前,他也会像以前一样说他有人照顾,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好,凌远是院长他这么说不算欺骗,最多算偷换概念。

      现在,他总不能说他把自己的田螺公子丢了吧,他没跟家里说过他跟凌远的事,现在好了啥都不用说了。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过来。”

    “嗯嗯嗯,嗯?明天什么?”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说你明天回家里来住,别住你一个人的小屋子了,我给你熬骨头汤。”李妈妈的声音从话筒传过来,絮絮叨叨的却充满着关心与担忧,李熏然最后还是松了口点了头。

      他又给楼下的粥店打了电话,订了粥,现在可以坐下来研究如何走追回凌远的第一步了。

      李熏然瞧了瞧自己受伤的腿突然有了主意,他腿伤了不能开车,可是又要去医院拍片检查拆石膏,他父母家离凌远家近,可以让他带自己去医院啊!

      李熏然一拍大腿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机智了,他开心地接了外卖,打个电话给小高让他送自己回父母家去。

      骂归骂,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看见李熏然瘦了好多还没什么精神,李妈妈心疼得不得了赶紧好吃好喝的伺候上了。

     “我不想吃这个吗,想吃虾。”

     “吃什么虾啊,喝骨头汤。”李熏然往常战无不胜的撒娇在家没了用武之地,只好天天骨头汤骨头这个骨头那个。

      在两个星期的漫长等待后,总算盼到该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不是这两个星期他不想给凌远发信息,可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饭后李熏然偷偷溜回自己的房间迅速掏出手机给凌远发信息。看到上一条信息还是两个月前的分手信息,李熏然真讨厌现在手机短信的聊天模式,干嘛非得看到之前对方说过啥。

     “凌远凌远,你早上九点有空吗?能不能从我爸妈这里接我一下去医院复查?谢谢拜托了~”能卖萌耍赖撒娇的语气他都想了,可是却没胆量打电话。

      李熏然刚把信息发出去就打开了铃声,小心翼翼地把音量按下去几格,却迫不及待地等着短信的铃声。他每隔几秒就看一眼手机,这么来来去去十多分钟,他也知道凌远秒回的概率大概是零但是还是想期待一下。

     “熏然,躲房间里干什么呢?别玩手机啊!出来吃水果!”李熏然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拐着拐着出去吃水果。

     “妈,你那个粥做的挺好喝的,教教我呗。”

     “我的小祖宗啊,你腿折了回头在把手烫了,厨房点着了你都跑不了。”

     “妈!对你儿子有点信心好吗!”李熏然含着橘子忿忿地说着,心里盘算着学会什么菜可以给凌远吃。


  ******


     “八点半,楼下。”凌远的短信一改他催自己吃饭休息的样子,变得和那条分手短信一样,冷漠简洁。

      李熏然觉得他的心里有点难受,可是凌远他没拒绝不是么,他只能安慰自己自己还有机会。学做饭学做饭!李熏然你行的!

     “谢谢谢谢!晚安好梦!”回复完了凌远他就开始翻菜谱,初学者入门,这图解适合自己,看起来还挺简单的,回头就试试。韩式泡菜汤,这个太辛辣了。豆腐汤,不喜欢吃……李熏然东看看西看看折腾到了好晚才入睡。

     “熏然啊!起床啦!都几点了,不是说要去医院复查吗。”

      李熏然骤然惊醒,直直地坐了起来。“完了完了几点了!?天呐!”都已经八点二十七了,天啊他是把闹钟按了睡过去了吗,他本来还想打扮打扮的天呐,迟到了。

      一阵兵荒马乱,毕竟腿脚不利落,等李熏然下楼的时候已经八点四十几了。

     “对不起对不起。”李熏然看到凌远的车就停在楼下,打开车门进去,看到那人用手指不断地敲着方向盘,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

      李熏然系好安全带凌远也没说什么就直接一脚油门走了,一路无言,李熏然已经自暴自弃的快把自己埋到座椅里。他看凌远一路拒接了好几个电话,周身隐隐的带着黑色的煞气,他大气不敢喘。

      凌远也懒得理李熏然怎么想,他本来应该九点到医院参加一个专家会议,他又一时心软答应了李熏然的事,也是该怪自己不长记性。

      一路横冲直撞的来到医院,凌远说了句到了就把车交给保安了,李熏然赶紧下车想跟在他身后,可是毕竟还拄着拐,只得眼睁睁地看他进了电梯,嘴里的谢谢又没有说出口。

      那一次之后,李熏然没有好意思再找过凌远,但是他倒是知道怎么给凌远发信息,问他禁忌,医嘱什么的。

      凌远伺候了熏然小祖宗多久,知道他不是乖乖听医嘱避免禁忌的人,只是想找个理由给自己发信息。每次看他的小表情符号,就能想象他脸上的小表情,不自觉的也就回了信息,虽然寥寥几字,却还是责怪自己的不洒脱更多。

      李熏然为了养伤憋了三个月可是憋坏了,总算是拆了石膏可以重新活蹦乱跳了,他立马去买了水果屁颠屁颠地跑去第一医院谢谢凌远。

      赵医生心里苦哟,明明什么事情都是他干的。

      再次对着反光的消防栓捋了捋自己的发型,左边看完美右边看完美。凌远说过他喜欢这件蓝色格子衬衫的,还有显得自己腿长臀翘的黑裤子,好在还能穿的进去虽然有点紧。

      李熏然拎着一大袋子水果,站在院长办公室门口,深呼吸,虔诚地敲响了门,你可一定要在啊。他可是准备了好长一大段诚恳的感谢台词。

      可是当门打开的那一刻,准备再多,都已经白费了。

      一个短发的姑娘开的门,开了凌远的院长办公室门。应该是来找凌远谈事情的医生吧,身上还是带着消毒水味道的,可是没有穿白大褂。

    “小纯啊,谁啊?没急事别让他们找我,我好不容易想歇会儿。”凌远低沉好听略带疲惫的男声从屋子里传来,他余光看见凌远窝在沙发里,一只手臂搭在眼睛上遮挡住光线准备休息,全然放心地把应门的事交给眼前的姑娘。

      李熏然突然有一种想落荒而逃的感觉,他觉得他叫她小纯和叫他熏然的音调是一样的。


  tbc.


评论(42)
热度(377)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