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到爱的距离 05.生活

你有没有生活我不知道,反正我有,还挺忙。


05.生活

     “您哪位?”苏纯在第一秒看眼前年轻俊朗的青年的愣神之后,马上尽心尽力地帮凌院长应门。

     “呃我那个,我是李熏然,凌院长的一个病人,来感谢他。”

      眼前的姑娘退开了半步让李熏然看到了沙发上的凌远,她侧着身站在门口让凌远决断一样。

      凌远本来胃疼又累,现在加上个李熏然只会让他更头疼,到现在他还是不想让李熏然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算了看到就看到吧,他拿下手臂眯着眼睛适应着光线,翻了翻身没有起来的意思。

      李熏然看他下意识的侧卧护住胃部的手臂他就知道凌远现在状态不好,自己来的又不是时候。

    “我就是送个水果,凌院长好好休息。”李熏然把袋子塞到对面女医生手里边,就打算赶紧离开了。

     “哦那就谢谢李警官了。”凌远说完又把手臂放回了脸上挡光,李熏然转身的脚步顿了顿,冲女医生勉强地笑了笑飞速跑回了自己的车里。

      凌远刚才那一声李警官,让他如鲠在喉,明明他会用他叫那个女医生一样的语调叫自己熏然的。

      可是回想起来,这三个多月的疏远,他的确从分手的那天起就再也没听凌远叫过自己的名字。

      李熏然泄气地泄愤地趴到了方向盘上,这才多久!新欢都有了!自己就那么糟糕么……

      他爬起来又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哔哔”巨大的喇叭声吓得他自己一跳,收敛了一下负面情绪开车向警局驶去。

      刑警队的拼命李三郎又回来了,交警队怕的潼市车王李小霸王又上路了。

     “队长!最近有什么案子?”队长压了压自己被风带起来的头发,无奈地看着冲进来的李熏然一阵无言。

    “你好利索了么就归队?回去歇着去。”

    “我腿已经好了,我知道最近有案子。”李熏然为了让自己脑子里少想点其他事,现在只想找案子追查找坏人出气。

    “我的小祖宗哟把你腿拿下来别拍了,还没好利索再拍折了。”眼瞅着李熏然都要站到自己办公桌上来了,刑警队长不得不拿出一个宗案卷递给他,“最近有人用宠物用麻醉药伤害动物不说还伤害主人,顺势打劫,还净盯那些名贵犬种。”

    “那是,狗贵主人肯定有钱啊。”

      队长翻了翻白眼,继续说下去:“你去各个宠物医院打听打听吧,让小高和你一起去,你别开车!你别开车啊!”队长又拿出了潼市所有持有那种麻醉药的宠物医院清单递给李熏然,千叮咛万嘱咐的把小祖宗送走了。

     “小高啊!快去和你们副队一起出任务,千万别让他开车,要不然扣你奖金。”队长赶紧拿起电话趁还来得及给小高打过去,小高望着自己身边一脸不开心的副队,想了想自己奖金,还是让副队先不开心一会儿吧。

     “今天先去远的,城西有两家,城南那一家看时间。”李熏然大致扫了一遍清单就做出了决定,两个人开着车就出发了。

      忙了一天,李熏然悄无声息地打开家门,爸妈都睡了可不能发出一点动静来,上次因为动静大了差点没让他爹,警局的局长大人给当贼打了。

      等洗漱完毕躺到床上都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拿起手机拨楞着,什么信息也没有。

      无意识的他又打开了和凌远的短信界面,打了问候删掉了,打了晚安删掉了,最后看了眼时间还是把手机一扔睡觉了。


  ******


      凌远被苏纯照顾了这么久也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架不住最近实在是压力大,身边知道自己胃疼还妥帖的人就她一个。凌远本来说把苏纯送回家,但是她说她自己开了车不用麻烦了,凌远让她拿点水果走她也拒绝了。

    “人家送你的谢礼怎么好意思拿呢,不过对了远哥你明天有没有时间,今天不用你送我但是明天得让你帮我个忙。”

    “明天上午应该没什么大事,怎么了?”不拿也好,就李熏然那个挑水果水平绝对是绝技,酸的涩的坏的,反正什么不能吃他都能挑着。

      “明天我车限行,但是和宠物医生约了给都都,我家大金毛打疫苗,想麻烦你送我们一趟。”

     “行没问题,明早上我去你家接你们。”

     “好那麻烦你了远哥。”

      苏纯私下里已经开始管凌远叫远哥了,比起凌远,院长什么的都亲近了不少不是。

    “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苏纯走到门口回头望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凌远,她不清楚他对她什么感觉,而他是她一直仰慕的对象,现在能站在他身边就已经很棒了,苏纯关上门就走了。


  ******


       劳役着一大早被自己折腾醒的小高,他们又往城东转悠。

     “这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折腾,抢劫还得用麻醉药。”

    “你懂什么,这体现了凶手的理性与感性的碰撞,他不想伤害到别人又想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李熏然开始了推断侧写小高觉得自己更困了,“醒醒了啊到了左拐!”

      小高被自家副队喊的魂都丢了半个,也不知道最近为啥副队这么打鸡血。

      凌远其实还真的挺欣赏苏纯的,无论是在医学方面还是在平常。

      他到的时候苏纯已经在楼下等候了,他看着苏纯给自己的车后座铺上专门防止狗毛粘在座椅上的毯子,把金毛引上去,还给了它一个玩具啃着玩。

      苏纯心细,会关心人,懂得医生的累,还很喜欢自己。不像李熏然那个小没良心的成天就会给自己找事,自己每天颠颠地跟在他后面伺候着生怕他有个闪失。

      凌远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想下去,正好苏纯坐上了副驾驶开了导航就走了。

     “来,都都下来。”

     “金毛就是乖啊。”

     “是呀很温顺也好照顾,要不然太忙也对不起人家狗狗,也没多少时间陪着他玩。”凌远点点头给苏纯拉开了宠物医院的门。

     “麻烦您给我看一下您这里这种麻醉剂的清单,以及最近药品失窃的事情发生么?”一进宠物医院大厅凌远就听见了李熏然的声音,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想让自己想着他他却偏偏老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

      李熏然也用余光发现了自己昨天在凌远办公室见到的妹子,牵着一只漂亮的大金毛,下一秒凌远就迈进了宠物医院的大门。

      骗子!

      这是李熏然的第一反应。之前自己跟他说养只博美他死活也不干,两个人都忙,现在倒好和人家女医生养起金毛来了!两个医生就不忙啊!骗谁呢!

    “警官?警官!”对面的主管扬了扬声调把李熏然唤回了神。

    “哦哦哦这是清单是吧,谢谢麻烦了。”李熏然赶忙结果清单趴在接待台上核对。

    “您好,我有个九点的预约,给狗狗打疫苗的。”

    “苏小姐是吧,请在这边等一下,您狗狗真可爱。”

    “谢谢。”苏纯牵着狗狗和凌远到一边等候的地方坐下。

      李熏然慢慢把自己曲着的腿一点一点伸直,不敢大动作的调整造型。他偷偷往两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两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聊得热火朝天,实际上还真的实在聊他。

    “诶昨天去你办公室的警官,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嗯?不用了。”凌远往李熏然那里看了一眼,正好抓到他偷瞟自己,凌远向他点头示意,那人迅速地下头,翻了一页纸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尴尬,明明上一秒刚翻完一页纸。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然后又偷偷看了一眼,凌远在继续含笑地望着他。凌远用右手的食指点了点左手的掌心,示意李熏然好好看自己手里的东西,然后还没等李熏然给出回应,就有医务人员带他们进去了给狗狗处理事情了。

    “那可是刑警队的副队长,能不扯上关系还是不要扯上关系。一扯上关系都是大事,一辈子的大事。”凌远收回自己的视线,站起身来给了苏纯一个为什么不打招呼的理由,若有所指的解释,再次帮她拉开了门。苏纯似懂非懂地哦了一下就牵着都都进去了。

      李熏然没听清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他仿佛听见了凌远说什么不要扯上关系,这是在撇清关系么,那刚才还冲自己笑什么?

      接待台的小护士觉得有只蔫了的大金毛垂头丧气地趴在自己台子上,还不忍心赶走。

 

       tbc.

P.S.  如果我说下章完结,你们是不会打我的对不对。

评论(69)
热度(327)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