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到爱的距离 06.终章

不是所有爱情都需要坐着热气球看着七彩花田,大声告诉全世界的。【好像暴露年龄了


06.终章

    “副队?副队?咱们下个去哪里?”

    “哦城北还有一家。”小高偷瞟着旁边的李熏然,刚刚来的时候还跟打了鸡血一样往前冲呢,这怎么去个宠物医院就蔫了?

      警队一枝花李熏然可不是吹的,就这忧郁地望着窗外的侧脸,照下来肯定又能在局里论坛掀起一阵大风波。可是他还是更关心李熏然的健康状况,这轻微脑震荡后遗症有这么严重么?看来还是得劝他去医院看看,这一会儿情绪高涨一会儿情绪低落的,别真磕坏脑袋了啊。

      李熏然知道小高一直在忧心忡忡地观察他,他也懒得解释,反正情绪真的很低落倒是真的。他把脑门贴到冰冷的车窗上想换回意思清明,他该怎么办啊。

      难得的李熏然按时甚至提前给自己下了班,李妈妈回家看见儿子在厨房捣腾差点没吓得心脏病发作。

    “熏然啊你快出来,这是干什么呢你?”李妈妈推开窗打开油烟机让屋子里的烟雾散去。

    “咳咳咳,我咳我想做个蒜香排骨。”李熏然擦着被呛出来的眼泪说。

    “哎哟你跟我说我给你做着吃啊,你下什么厨房,净捣乱,快出去。”

      李熏然看着自己锅里黝黑的一堆,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还是出了厨房。

    “我明天再给你买排骨做,你这个没法用了都浪费了。”看着自己妈妈忙东忙西地收拾自己的残局,抱怨着自己的捣乱,李熏然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好。

      凌远喜欢吃蒜香排骨,但是自己怎么可能短时间学得会,过去两年都是凌远做饭他管吃,谁都不敢让他下厨房。现在好了,啥都不会。

      在沙发上干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手有点疼,李熏然低头一看指尖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割破了,估计是骨头尖划的,他从茶几底下拿出急救护理箱给自己找了个创口贴贴上。真是干啥啥不灵。


  ******


    “院长,这是我们妇产科今年年底的总结。”苏纯把文件夹递给凌远。

    “好先放这里,等我看看有什么修改再通知你。”凌远正好挂了手中的电话,抬头看着苏纯。

    “好的,哦对了我什么时候请你吃饭,谢谢你今天带都都去打疫苗。”苏纯冲他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快走到门口想起来了回头说道。

    “小事情而已没事的,你看你帮了我多大忙啊,往年和少白收个总结都跟打仗一样,看来你在德国学的确实是好。”凌远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翻开第一页就见到整齐的排版,清楚详细的总结。

    “要不然你破格让我考主治医师做什么?哈哈饭还是要请的,总归是麻烦了。”

    “小事情而已,你今天不是没开车吗,等下我捎你去我家吃顿便饭然后再把你送回去吧。”凌远随手把文件搁到一边待办的文件堆,低下头打算继续看自己手上的文件。

    “不用不用,真不用这么麻烦。”苏纯一听连忙拒绝了。

   “没事,我可是答应过廖老师的好好照顾你这个小妹妹。”凌远抬头笑了笑就又地下了头,廖老师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可以歇着了,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都能独当一面了。

    “什么话,我比你小多少啊,我回去了,等下下班再说吧。”苏纯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是还是笑着回了话,自己一个人匆匆地回到了产科。


  ******


     “熏然啊,晚上想吃什么,咱们有鱼,鸭腿,西兰花……”

     “不用了妈,我约了朋友,出去吃。”李熏然受够了这种感觉,决定今天一定要找凌远说个清楚,这样不清不楚的算什么,一边撩着自己还一边勾搭着妹子。

      他拿起夹克就冲了出去,但是等真真正正站到凌远门口的时候,瞬间就怂了,连门铃都不敢按。他不是不知道他家锁密码是多少,他应该没换,但是也不敢登堂入室到那种地步。思量了半晌,总算鼓足勇气按了门铃。

    “小纯去开下门,汤马上就出锅了。”

     “好,来啦,谁啊?”

      李熏然听见脚步声赶忙捯饬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以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的形象站在那里。门一开,两个人又都愣了。

    “呃,李警官你好。”

    “呃你好。”

   “哦我叫苏纯,远哥第一医院妇产科的医生。”

      瞧瞧这叫的都是什么,远哥都出来了,但是妹子笑得自然友好,李熏然也只能腹诽是凌远的错。

     “远哥怎么了么?您怎么都找到家里来了。”不是刑警队的么,这傍晚出现有什么事?

     “那个我……”李熏然想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凌远家,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小纯谁啊?”正好凌远端着汤锅走出来,看见是李熏然,两个人都有点尴尬地站在门口,无奈地轻叹了一下,“进来吧,正好赶上开饭。”

      听到凌远的话像是特赦一般,他其实特别怕自己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然后凌远会毫不留情地赶他走。

      看李熏然熟门熟路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穿上,苏纯也知道他和凌远关系不错也没再多问什么,她隐隐有了一种感觉但是也没有详纠。

     “谢谢,我不是故意来蹭饭的,就是赶上了饭点。”李熏然尴尬地扒了扒头发,望着一并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

     “别谢我,谢她,我除了做了个汤其他什么都没有做。”本来是凌远打算自己做饭的,连下手都没打算让苏纯打,可是这姑娘手脚麻利,自己倒是被请出了厨房,将来哪个男孩子找她是对方福气。果然这不会做饭的就得找个会做法的,瞅瞅李熏然再看看他,他饭做得好吃天天接受李熏然的点单。

    “哪里的话,本来就是谢谢你今天早上带都都去医院的,然后因为都都的缘故让我妈还休了半天假把他带回去。”

    “廖老师本来也应该回去休息,这么说还都得谢谢都都呢。”

      对面的两个人聊得开心,讲着自己不懂的东西。主人没动筷子自己也不能动,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想想自己锅里那一坨,李熏然低头看着盛米饭的碗,腾腾的热气蒸得他眼睛难受,手底下抠弄着手指上的创口贴。

    “李警官来吃菜啊,这糖醋口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口味。”苏纯这话即是说给李熏然听的也是说给凌远听的。

     “哦好,谢谢。”李熏然整顿饭就吃了自己面前的几个素菜,凌远看着他也没说什么,也不好说出什么,想让他多吃点有营养的也不好说。

      之后凌远送苏纯回家,李熏然也没有理由多逗留只好开着车自己回家去了。虽说不是来蹭饭的,但是也没跟凌远说什么大事,就在饭桌上说了两句话。

      苏纯觉得这李警官也是怪怪的,看凌远总是一脸哀怨的小表情,若真是她想的那样,那这个误会也就大了。

      李熏然他自己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和他分手,凌远也没有办法。凌远但是看他一顿饭就吃了那么一点,还都是素的凌远担心他这怎么恢复的好。往常无肉不欢的人,不吃了还真让人担心。

      凌远到家了之后给李熏然发了条短信让他回去再吃点,骨头汤什么的还是不能停,怎么看他也不想吃饱了的样子。

      都怪你这种无意识的关心和体贴,把自己活生生地弄成了一个生活九级残废,现在又不要自己了。

      李熏然把手机摔到床上,把自己扔进被子堆翻来覆去折腾,但是最后还是拿出手机,回了凌远短信:“谢谢,今天上班辛苦了,早点休息。”

      看着小霸王竟然开始关心起了人,凌远还是挺欣慰的,有进步。

      看他今天的样子,不像是放得下自己,而扪心自问,自己也放不下他。

      和苏纯相处很愉悦,他还是那她当妹妹多一点。和她相处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真的要说缺了什么,缺了点那种缠绵不舍,缺了点会毫无原则宠溺的冲动。

      哎李熏然他就是自己命中克星,怎么着也得让他先心疼关心自己一段时间,再让自己搭上一辈子去照顾他吧。

      凌远回了晚安就睡了。那头看到自己失散多年的晚安信息,李熏然开心地在被子上打着滚,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凌远他不会是随手发的吧?

      他就是想和凌远坐下来面对面谈谈,哪怕就一次也好,谈清楚说明白,他要是真的喜欢苏纯姑娘,他会祝他们幸福的。

      再一次下定决心,打算明天去找凌远,再遇见苏纯姑娘那他也是注定该放弃了。李熏然悻悻地想了想也睡了。

     “咣咣咣”李熏然轻轻地敲着凌远的院长办公室大门,往常这个时候他都应该在的呀,李熏然偷偷摸摸地打开了一条小门缝,看见凌远一如那天一样躺在沙发上睡觉。

      李熏然静悄悄地走过去,在一旁坐下,凌远虽然用一只胳膊遮住了大半张脸,他却可以在脑海中清晰地描画出他的样子。

      浓密的眉,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说凌远的好他能给你列出好几页纸去。

      可是说凌远凭什么对他那么好,思来想去,也只有一条理由,因为凌远爱他,无条件地爱着他李熏然一个人。

     “苏纯姑娘挺好的,但是你不是喜欢我么,你干嘛耽误人家姑娘啊?你都耽误我了,你怎么不继续耽误我呢……”李熏然本来就怕打扰到凌远休息,小小声地在自己嘀咕,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声也越来越委屈,鼻子一酸,赶紧昂着头怕自己哭出来。

     “你啊,你怎么不说你耽误我了呢?”凌远其实早在李熏然敲门的时候就醒了,可是懒地答话,以为对方听没人理就走了。怎想李熏然这小家伙自己溜了进来,坐到了自己旁边,还数落起自己的不好来了。

      李熏然吓了一跳,赶紧低头一看,凌远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分外撩人。

    “那,嗯那我能继续耽误你么?”李熏然拉住凌远的袖子眼巴巴地看着他,一双鹿眼通红,湿漉漉的。

      凌远费了好大力气才听清那蚊子声,勾着嘴角回道:“那之前说的每晚回家睡还算数?”

     李熏然愣了一下,歪头想了想,记得自己说过但是又忘了什么时候说过。但是看着和好有转机,这个时候什么都得答应下来啊!

    “嗯嗯嗯,算数!”看着他迷茫的眼神也知道他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不过没关系,他会让他身体力行明白的。

    “过来,晚上想吃什么?”

    “你做的都想吃。”要是能做红烧肉就更好了,不过现在还是不要提要求了,能重新有的吃就已经很不错了!

      哟嘴倒是变甜了,凌远把他往自己身边更近地拉了拉,坐起来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凌远把每天都在打扰自己思绪的人重新抱回怀里,看着他变得红彤彤的耳尖,轻咬了一下,用最温柔又不失霸道的声音在李熏然耳边就说了一个字:“乖。”


      END :)


完结撒花~~~~

大家是了解我的,大写的傻白甜,怎么会写虐呢对不对╮(╯▽╰)╭


评论(44)
热度(426)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