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蔺靖】美人在怀(一发完小甜饼)

“风这么大我都不敢出去,万一吹到别人怀里,




我这么可爱,别人是不会还的!”


之前在朋友圈看到这个点开全文就动了写的心思,思量了半天觉得还是写给这对儿比较好,毕竟我们鸽主那么风流倜傥(笑)


【蔺靖】美人在怀

    “水牛来了。”飞流从屋檐上飞下来,毫不留情打断了江湖两大重要人物的对话。

    “嗯知道了飞流,去玩吧回头帮你管他要点心。”梅长苏朝飞流轻轻笑了笑,赶在了蔺晨开口调戏他之前。飞流开心地用力地朝着他点点头,然后就目不斜视地退了出去,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长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飞流那么可爱,我……”蔺晨话头刚开就被黎刚无情地打断了。

    “宗主,靖王殿下到了。”

    “你说你手下的人怎么都这么没规矩啊!”黎刚没有给琅琊阁的少阁主任何表示,没给个眼白就不错了。

    “让他进来吧,你坐这边来,我把你介绍给他认识,之后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

    “那你还是别把我介绍给他了。”蔺晨总算打断了别人一次。

    “过来。”梅长苏给了蔺晨个眼刀,看他半咳半不咳的样子蔺晨乖乖地坐到了梅长苏那侧,撩起袖子从炭火堆上拿起陶壶沏茶。

    “先生。”萧景琰向梅长苏行了一礼,看见蔺晨微微一愣却还是行了一礼。虽然他不认识对方,但是毕竟坐在梅长苏身边,想必也是什么人物。

      蔺晨在心里笑开了花,这人真是耿直的可爱。他放下手上的事抬头仔细看了看那人的眉眼,一刹那只觉得自己之前评的琅琊阁美人榜简直都是胡说。

      剑眉星目形容眼前的人是绝对不为过的,披风上发髻上还带着点点飞雪却毫不狼狈,反而带着衬得他更加英挺。

      早就听闻皇七子征战沙场多年军威浩浩,今日一见不负其盛名,果然器宇轩昂。一席华服显得他身材更加颀长,但是再细看那眉眼,一双朗目黝黑却清澈的见底,天生含波水盈盈的。

      蔺晨不知不觉竟然看痴了,这样一个美人,自己怎么能现在才发现。罪过罪过。

      梅长苏还在惊讶蔺晨怎么敛了性子静静地在一旁等自己介绍,侧头一看他一脸痴迷的样子盯着景琰,他真想把茶水泼到他脸上。

     “景琰,来快坐。”萧景琰这厢也被那陌生人过于露骨的打量弄得尴尬,听见梅长苏招呼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梅长苏在桌子下狠狠地掐了蔺晨一下,蔺晨疼得差点叫出声来,但是想着美人就在自己面前,怎么能失了仪态。他净生生地忍了下去,闹都没闹一句。

    “景琰,这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梅长苏再次开了口,正式介绍二人认识,“蔺晨,这是靖王,萧景琰。”

    “少阁主幸会。”萧景琰抬起手再次行了个礼。

    “靖王殿下幸会。”蔺晨破天荒地规规矩矩地行了礼,一脸江湖中人该有的风骨,完全看不出来跟刚才盯着人家乱看的人有关系。梅长苏虽然很欣慰,但总感觉哪里别扭。

      刚才想来也是在打量自己是否够格让江左盟的宗主出面谋划吧,江左盟宗主和琅琊阁少阁主交好的消息他还是知道的。萧景琰也明白了梅长苏介绍琅琊阁少阁主给自己的意思,就开始和他们畅谈起了国事。

     蔺晨又倒了水沏了茶递给滔滔不绝的二人,这两个人真够能说的,也不渴。

      梅长苏在自己旁边,蔺晨把茶盏搁在桌子上给他推了过去。而对于自己对面的萧景琰他可是不怀好意,他拿起茶盏递了过去,没准接茶盏还能摸下小手。

    “谢谢先生。”萧景琰止了话头,小心翼翼地接过茶盏还不忘认真地道谢。

      接茶盏的手,修长有力,指节分明,指甲圆润,漂亮。每个动作都是一幅画。

      蔺晨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动了心思。更何况他声音也好听的不得了啊。

      如果知道之后事情会变成那样,梅长苏宁愿自己根本没有把蔺晨介绍给自己儿时的玩伴,景琰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就被拐走了呢。


  ******


      萧景琰和蔺晨后来也交谈过几次,那人的游历是自己万万没有经历过的多彩,什么故事到了他口中都是分外的有趣。

      快意江湖是每个男儿的梦想,可惜他却无法离开这深宫高墙。

      而蔺晨总像是能体会到他的情绪似的,每次都在他伤感的时候讲述更精彩刺激的故事,舌灿莲花说他也不为过,然而就是性子让人头疼了许多。

      感情初见的几面都是装的。

      听蔺晨初次喊自己“美人儿”的时候,萧景琰愣了半晌。

      哦他还是趁着梅长苏去拿书的档口喊的,等梅长苏回来那人就笑眯眯地望着自己,让他以为刚才都是自己的错觉。

      直到第二次蔺晨拿着扇子挑着自己下巴再次喊出“美人儿”的时候,萧景琰都要喊亲卫了。

      蔺晨最终还是没忍住露出了纨绔的样子,次次调戏他,也不怕梅长苏如何得生气。

      而他却异样地以为那才是他该有的样子,肆意潇洒,风流倜傥。

      知道美人儿多看了自己两眼,蔺晨在梅花树下赶紧摆了个自认英俊无双的架势,想让萧景琰再多看自己两眼。

      可是萧景琰发现那人的不正经却跺跺脚走了,御花园里风雪大得很,梅花却开得旺盛。

      被蔺晨发现自己偷看萧景琰有些羞赧,没注意脚下湿滑的石阶,一个不小心向后仰去。

      蔺晨本来见美人儿跑了就赶紧跟上,就跟在萧景琰身后不远,现在更是一个箭步上前将那人揽到了怀中。

     “你,你放开我,这里是风口,风大。”感情他言下之意是风大的都把人吹走了,借口找的也是可爱。萧景琰挣扎了几下,却不知道那人用了什么巧劲把自己困在怀中。大雪之中隔着披风却能感受到那人的体温。

     “是是是,风这么大都把你吹到我怀里了。”蔺晨轻笑着,调整了个姿势让怀中的人呆得更舒服一点,“可是美人在怀,哪里还有拱手奉还的道理?”

      萧景琰一听脸上顿时一热,蹙着眉发力推开了蔺晨,转身就朝自己书房疾步走去。

      蔺晨也不恼,在雪地里笑得开怀。

      他既已确定了美人儿七八分的心思,其余的,只待水到渠成便是了。


      END :)


评论(7)
热度(285)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