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幸好 01.日子

本来应该昨天更新的!但是Lofter网站崩溃死活打不开_(:з」∠)_锅是Lofter的!

《幸好》可以作为《到爱的距离》(目录请点)的后续来看,也可以作为单独的一个故事来看。感谢阅读。


【凌李】幸好


01.日子

    “嗯?嗯…”凌远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来,生物钟已经成了形不需要闹钟都可以醒。本以为不会打扰到身旁的那个人,李熏然虽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但是哼唧着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我去做饭晨跑,你再睡会儿还早。”凌远说完给李熏然塞了塞被子怕自己从床上离开把冷风带进去。

    “嗯…”李熏然点了点头,不过凌远觉得他只是无意识的。

      再看一眼确认李熏然被被子包得严严实实的,凌远吻了下他额头就去浴室了。往常他醒的时候李熏然都睡得正香或者就根本没回来睡,现在都能给自己反映了,不过还是让他再好好多睡会吧,凌远想着就扬起了嘴角拿起自己黑色的牙刷开始洗漱。

    “咣!”凌远转头看向巨响的来源处,发现李熏然站在浴室门口歪着头,眯着眼睛根本没有睁眼的迹象。“哎哟你怎么起来了?”凌远赶紧放下牙刷,几步跨到他身边,先看了看额头没什么事就是有点红,然后又给他揉了揉肩膀,看来他刚才是半个人都撞门框上了,“还困着你瞎折腾什么?”凌远牵着他往卧室里带,好在他的拖鞋就在旁边他没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

      李熏然竟然没有乖乖被领着,他反而往浴室里冲,但是太困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光在凌远怀里乱拱了。

    “小祖宗哟你这是想干什么?”凌远把李熏然在怀里圈好了自己靠到了门框上以免他再一个不小心。

    “一起…”

    “嗯?你想跟我一起去晨跑?”

    “嗯…”凌远哭笑不得这醒都没醒跑什么呀,谁敢把他放大街上去。

    “乖,回去再睡会儿。” 

    “不!”李熏然挣开凌远的手臂继续向浴室努力。

      不能跟醉酒的人和没睡醒的人讲道理啊。看李熏然这誓不罢休的样子,凌远只好牵着他进浴室,把牙膏挤好,把牙刷塞进李熏然手里。李熏然闭着眼站在镜子前摇摇欲坠,机械地将牙刷塞进嘴里然后就站那里不动了。凌远哭笑不得,他按开李熏然手里电动牙刷的开关,自己也拿起牙刷继续刷牙。

      凌远擦完脸转头一看李熏然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李熏然本来就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现在困的一个点头差点扎进洗手台镜子里。凌远手疾眼快再次把李熏然揽到怀里。

    “唔?”李熏然还昂头看了他一眼,用一条缝的眼睛。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这么困。”凌远把电动牙刷从李熏然手里拿出来,再塞给他牙杯,看他乖乖漱口。

    “唔嗯…嗯…”李熏然那边也不知道在哼唧什么,凌远从旁边架子上那了条毛巾用热水打湿,给怀里的人轻轻抹了把脸。

      李熏然觉得温热的毛巾很舒服还多蹭了蹭,凌远用水给他压了压翘起的头发就把他安置到了沙发上。

    “我先去准备下早餐,你在这里先醒着,等我把东西搁到蒸锅里咱们就换衣服去跑步。”李熏然坐在沙发上点头,虽然凌远觉得他是困地点头。凌远拿过沙发上的毯子给他盖上,毕竟刚醒穿睡衣还是有点冷。

      其实凌远前脚刚进厨房后脚李熏然就躺倒在沙发上了,毯子一裹靠垫一枕完全可以继续睡。凌远从厨房出来发现沙发上的人不见了,走进了才看见毯子中毛茸茸的脑袋。

    “就知道你起不来。”凌远拨了拨落在李熏然脸上的头发,打算给他回卧室再拿床被子开大点客厅的暖风。

可能是被子压的,凌远在转身打算出门的时候李熏然又醒了,一下子抱住凌远腰不放手。

    “等我…一起去…”已经分不清是梦话还是李熏然的执念了。

    “你啊,不差这一天的,有这个心就行了。”虽然明白了李熏然在想什么,但是这次凌远没让他继续闹下去,直接把他拿被子一卷,在脑袋下塞个枕头哄他睡了。

      折腾了半天今天的晨跑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了,想着家里那个也想着自己也挺开心的,凌远跑了大半圈就绕去超市买了点甜牛奶。毕竟他腿刚好,自己之前没各种补品的伺候着现在得补回来。再看看这个天气,雾霾越来越厉害,倒是可以考虑给家里添两台跑步机了。

    “来熏然这次是真该起床了,七点十五了你该吃饭上班了。”

    “唔好…”李熏然翻了个身面朝沙发里面,给了凌远一个后脑勺。

    “熏然!起来了,饭都做好了。”凌远推了推他想晃醒他,李熏然倒好又翻了个身直接趴进了沙发里。哎,就知道他会这样。凌远起身去浴室投了投毛巾,然后把在沙发上装煎饼的人翻了个面,把毛巾盖在了他脸上。

    “凉!”李熏然被刺激的赶紧掀了毛巾坐了起来,凌远在他重新倒下去之前把他从被子里拽了出来,扔进卧室让他换衣服。

    “把你闹钟按了去,这警铃要是给别人听见还不知道以为发生什么了呢。”李熏然的闹铃在卧室响个不停,不愧是刑警,闹铃都得放警铃,感情只有出警才能让他醒。

    “醒了?”凌远把粥推给他,把勺子递过去。

    “嗯,还是困。”李熏然打着哈欠做到了桌上,拿起勺子开始喝粥。

    “等下把这牛奶喝了。”

    “不喝。”李熏然抬头看了一眼那杯白花花的东西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这是甜牛奶。”

    “嗯,不喝。”这次他思索了一下他还是拒绝。

    “你腿刚好要多补钙!早上特地绕去超市给你买的。”凌远苦口婆心地劝说。

    “嗯好吧,就一杯啊!多了不喝!”

    “行行行就一杯。”每天一杯也是一杯,反正这件事上他不会让他如愿的。一想到他住院期间瘦了那么多,现在心疼的还是自己。

    “我吃好了!去上班!”

    “嗯,今天下午我有个院外会诊,晚上可能回来的晚,你自己记得吃饭。”

    “嗯嗯嗯。”李熏然把自己车钥匙家门钥匙钱包一股脑全塞进夹克口袋。

    “不要久坐,但是也别瞎跑。”凌远拎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公文包,穿好鞋等李熏然一起下楼。

    “知道了知道了!凌大院长你快去救死扶伤吧!”李熏然总算醒了,都开始打发自己走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地下停车场,各自走到自己车旁边。“不亲一个?”李熏然从一旁突然蹿了出来,拦住了正要坐进车里的凌远,一双鹿眼充满着光亮。

    “你啊。”凌远宠溺地笑了笑点了下李熏然的鼻尖,抬起他下巴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好好上班,剩下的晚上继续。”

    “流氓哼!”李熏然调戏失败反而被调戏了,自己蹿回自己的车里开着车就跑了。

      自打上次追捕罪犯骨裂了之后,队长让自己做文书工作和跑跑线索多,每次去邻里了解信息都是他都被拉着聊家长里短的,他是刑警啊可不是民警!还有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不要老给自己介绍姑娘啊!不过伤的毕竟是腿,走动多了还是会有点难受。

      李熏然又去了解了一天情况把宠物麻药案的凶手确定在了一个特定的小区,队长就打发他回家不让他插手后面的事情了。

    “你快回去吧,回去用这个药酒揉揉腿效果好。”队长塞给他瓶东西就把他推出了门,李熏然虽然觉得自己应该参与抓捕行动,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让年轻人多历练历练吧,自己回家等凌远吃完饭去。

      想起凌远早上说今天有院外会诊会晚回家,自己也没什么事做就坐到了沙发上拿出队长给的老中医药酒开始揉腿。揉着揉着就烦了,应该差不多了吧,也揉了有五分钟了吧,应该够了。看了眼时间都快七点了,凌远还没回来呀,再等等他回来一起吃晚饭。

      李熏然打开了电视调到电影频道,勉为其难地下沙发去洗了个手,毕竟药酒味太大混着薯片味道太奇怪。电影频道在播一部好莱坞大片,李熏然看得津津有味,嘴里薯片零食吃得也看心。

      凌远开门回家刚开门,就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和打斗声从客厅传来,这家庭影音系统的确好,今天也是第一次真实感受到。进了客厅看见李熏然大爷状侧躺在沙发上抱着薯片袋。

    “我回来了。”凌远累了一天,但是看见家里灯是亮着的有个人等他就不觉得那么累了。

    “呀你回来啦!走路怎么都不出声,晚饭想吃啥?”李熏然昂头看向凌远,在身边胡乱地摸了半天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爬起来。

    “想吃啥你给做啊?”凌远边解领带边问李熏然。

    “呃,为了你的健康还是别了。”想想自己的黑暗料理还是算了,不过凌远单手解领带好帅,不能直愣愣地盯着他看,不能!

    “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凌远把西装外套搭在沙发上打算转身去厨房。

    “别别别,你累一天了,咱们凑活凑活吃外卖?”李熏然赶紧拦住凌远,忙了一天的人还得给自己做饭多不好,他在家那么久光看大片连播了。李熏然悄悄瞟了凌远一眼,他知道他不喜欢吃外卖,但是他也不想让他累着啊。

    “好今天听你的吃外卖。”凌远胡撸了一把李熏然的头发,真软。然后凌远坐到了沙发上从茶几底下拿了外卖单,快速地拨通电话点了几个菜。

      都是自己爱吃的,凌远连问都不用问自己,李熏然嘿嘿嘿的在心里乐。

      看着他眉宇间带着些许的倦意,想来今天对他是漫长的一天。

    “今天很忙吧?我今天找到那个宠物麻药案的凶手了!”李熏然凑到凌远旁边关心地问他。

    “嗯挺忙的,最近有好几个会诊。案子破了真不错。不过你身上为什么有药酒味儿?”凌远往后靠了靠放松地坐在沙发上。

    “你鼻子真灵,今天队长给的药酒,说让我揉腿。”李熏然指着茶几一角的药酒说。

    “嗯那你揉腿了么?揉够十五分钟了吗?”

    “十五分钟?我应该揉了五分钟吧……”李熏然惊奇地看着凌远,这么麻烦啊。

    “把腿伸过来,把药酒给我。”凌远拍拍自己大腿让李熏然把腿搁到上面,撸起他裤腿把药酒倒到手掌上,双手揉热了才放到李熏然小腿上一点一点的揉着。力道刚刚好,每个穴位也都按到。

   “你不是肝胆科的么,这也会?”李熏然晃晃腿吸引凌远注意力问到。

   “算是吧,毕竟是医生还是了解人体的。”凌远微微用力捏了他一下,让他安生待好。

      李熏然就侧着坐在沙发上看着凌远的侧脸,认真得不行,手稳稳当当的有规律地动着,像是在对待什么大手术一样。一时两人无言,在暖黄的灯光下却温馨异常。

    “凌远。”李熏然开口叫道。

    “嗯?”凌远侧头看了他一眼,手下却没有停。

    “凌远。”李熏然又叫了一声。

    “嗯?捏疼了?”凌远手下放缓了力道。

    “没有,就是想叫叫你。”李熏然开心的一笑。

       有这人在自己身边,真好。

    “你啊,以后每天晚上都要揉,这样好的快。”

    “嗯嗯嗯,你饿不饿,吃点东西呗?”李熏然探着身子往茶几上够。

    “我可不吃薯片。”凌远头也不抬笑着说。

    “薯片我都吃完了,给你剥橘子。”李熏然快摸到薯片的手换了个方向朝果盘摸去。

    “也不知道甜不甜,你尝尝。”李熏然从果盘里捡了个看着漂亮的,三五下地剥开了橘子.

    “你洗没洗过手呀?”

    “洗过了,我都吃了那么久薯片了。”李熏然拿了一瓣橘子塞进凌远嘴里。

      李熏然这挑水果的功力真是不减当年呀,凌远被酸的牙都要掉了。

      看着凌远皱到一起的眉,他就知道这橘子肯定是不甜了。

    “太酸你就吐了吧。”李熏然伸手想让凌远吐出来,凌远嚼了两口还是咽了。

    “就当补充维生素了。”凌远缓了半天说,“你也吃,多补充维生素。”

    “我才不呢,哈哈哈那么酸谁吃啊。”李熏然在沙发上打滚,把橘子扔到了一边。

    “你就知道欺负我。”凌远掐了李熏然一下。

    “门铃响了应该是外卖我去。”李熏然一个流利的翻身翻下了沙发,一边裤腿高一边裤腿低的就去了。

      凌远看他急了忙慌的样子,想到他是怕自己太累,他就觉得欣慰,小霸王总算是开窍了。但是这腿等下吃完饭再给他揉揉吧,下沙发太快了拦都拦不住。

   “来吃饭啦!你想坐这吃还是餐桌?”李熏然拎着袋子站在门厅问。

   “在这吃吧,你继续看你的电视,什么电影你看的那么入神?”凌远拍了拍沙发把茶几拉近了些。

   “警匪片啦,一个警察去做卧底的故事。”

   “嗯,吃完饭我继续给你揉,你先把裤腿放下来。”凌远把李熏然拉过来坐下,帮他把裤腿整理好。

   “还揉啊?都熟了。”这医嘱遵照起来可是真麻烦。

   “别闹,继续看你电视去,但是就这一次,吃饭看电视对消化不好。”

   “知道了,我录了,我再从头陪你看一次。”李熏然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小了不少。

   “嗯好。”凌远点点头拿报纸把茶几铺上然后开始布菜。

     两个人伴着电影的声音偶尔交谈几句,混着暖光过得惬意。


     tbc.



评论(22)
热度(372)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