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幸好 02.Bye, Nick

02.Bye, Nick


    “我跟你说这个男的特别能打,他,不行我不能说说了就剧透了。”李熏然激动地想跟凌远分享自己的观后感,但是他为了凌远能好好看电影憋住了。

      看着他时不时瞥自己一样,咬着牙死活逼自己忍住,凌远也知道他那竹筒倒豆子的性格。“说吧,没事,我不在意剧透。”凌远捏捏捡捡从茶几上拿了个橘子开始剥。

    “他后面一打五,还手工制造化学炸弹!”李熏然说得眉飞色舞,凌远大部分精力都在听李熏然说,电影也没怎么看。

    “嗯来吃橘子,这个甜。”凌远把橘子递给李熏然,看他鼓着腮帮子边吃边点评电影。

    “Jackson这种名字一听就好酷啊,对了凌远你有没有英文名字?你经常出国他们叫你什么?”

    “我英文名啊大学时候是Victor,不过出国研讨他们叫我Ling也挺好的。你呢?”

    “没人叫你Yuan就好。”李熏然小小声地嘀咕,“我英文叫Nick,初中的时候英文老师给选的,这么多年也没改,你说我要不要改一个更霸气的名字?”李熏然凑上去问,从凌远手里抢了瓣橘子给他喂到嘴里。

    “唔,Nick挺好的。”凌远无奈地看着身旁近乎多动的恋人,这橘子都差点给他塞鼻子里去。

    “好吧,你说好就好,那我就不改了。”李熏然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凌远擦手,看他也没什么兴趣看电影也就换了频道。

    “不看了?”凌远起身把茶几上残羹剩饭收拾好,洗了个手。

    “看过了,没意思了。”李熏然在沙发上也呆烦了,打算过去帮忙。

    “呆着,我等下继续给你揉揉腿。”凌远拿毛巾擦了擦手重新坐回沙发上。

    “还真继续揉啊?”他屁股都坐疼了。

    “那是当然,好得快,你还想不想出外勤了?”虽然外勤太危险他担心,但是毕竟那才是李熏然心之所向,他施展自己的地方。

    “当然想,好吧,来吧!”李熏然自己把裤腿卷上去,认命的把自己腿放到凌远腿上。

    “嗯,每天多推拿几次对你好,我没时间帮你揉你自己也得揉记得吗?”

    “嗯知道啦。”

      看他胡乱点头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做,算了算了这几天应该还都有时间,下个月才要出国参加研讨。

      李熏然在那里玩着手机,实则照了好多凌远的照片。本来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纷纷落下,柔化了凌远院长的冷峻形象。一张一张照片滑动过去,嗯头真大,但是还是帅。

      看李熏然晃动的脚丫就知道他心情很好,估计是偷拍自己了。凌远看揉的也差不多,但是也没停手,放过了小腿,倒是沿着大腿往上摸去。

      李熏然察觉了凌远的动作,脸一红赶紧想把腿从他手上抽回来。

    “不是说好了晚上继续么?”凌远抓住了李熏然的脚踝,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

      这还真是一本正经的耍流氓啊!

   “谁跟你说好了!”李熏然不死心地继续想把腿抽出来,凌远却抓着他死活不放。

   “嗯?”凌远欺身压倒了李熏然上面,看着他躲闪的小眼神,飞红的双颊但笑不语。

    “你忙了一天了不累啊?”李熏然抬头对上凌远的眼神,被那双眸中热烈的欲望烧了一下。

    “等下你就知道我累不累了。”凌远低头就吻了上去。

    “唔…回卧室,沙发地方太小了。”李熏然在绵长的一吻之后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呼吸,一把推开凌远,从他胳膊底下钻了出来跑回了卧室。

      哪里都一样,反正夜还长得很。


      *****


      凌远说雾霾太大买了两台跑步机搁家里,但是还是只有一台凌远在用,自己早上不是醒不来就是腰疼得厉害。在李熏然发现自己腰疼的次数比腿疼的次数多的时候,他强烈要求回到一线去工作。

    “那这个案子我就拿走了,鲜花食人魔留下血数字一定是有原因的,都已经三组了我们还没有破译,我去研究一下。”李熏然象征性地敲敲队长的门,给了个短的不能再短的简报就拿着宗卷跑了。

    “李熏然你回来!信不信我去找你爸告状!”队长的嘶吼被李熏然选择性无视了,他愉悦地拿着文件研究起来。

      数字看似有规律,却实则杂乱无章。总有一种让人想深究下去的魔力,李熏然拿了一打草稿纸,调整了下自己坐姿开始一个一个试验。摩斯码,不是。敲击码,也不是。李熏然他把二十六个字母拆开了碾碎了地排列组合,反正能怎么复杂怎么想,毕竟罪犯智商那么高。

    “记得吃午饭,晚上我回家做红烧肉。”凌远的短信定时定点的来了,李熏然回了个大大的笑脸就继续研究自己的数字。

    “小高给我带个卤肉饭。”李熏然用余光看见正要出门的小高,朝小高喊了一声,大家一看都到饭点了,此起彼伏的点菜声响了起来。

    “小高我要鸭腿饭。”“我要鸡腿饭。”……小高怨念地望了李熏然一眼,拿出记笔录的小本记上了菜单。

      李熏然在内心偷笑,但是还是重新认真研究起了那些血数字。自己是不是想太复杂了,用最原始的方式试试吧。他把二十六个字母与二十六个数字一一对应,对着血数字一个个找起来。

     “8,5,25,HEY。”李熏然一看游戏马上坐直了身子,拿了一张空白纸写了起来。

     “Hey, Simon.”是第一组血数字,Simon?好像是薄教授的英文名吧。

     “Hey, Jenny.”是第二组血数字,Jenny是瑶瑶的英文名!他有一定没有记错。李熏然瞬时紧张了起来。

     “Changqing Lu.”是第三组血数字,常青路是近郊的工厂区的地名,凶手留下这个做什么?

    “小高跟我去趟常青路有发现。”看着抱着盒饭刚回来的小高,李熏然让他把盒饭放下就拎着他走了。

    “副队你急什么呢?发现什么了?”知道李熏然的性格,想必是有什么重大发现。

    “血数字都是信息,我破解了一个地址咱们去看看。”李熏然单手打着轮,车一下子就冲出了地下车库。

    “那咱们不叫后援啊?”小高赶紧给自己系好安全带,侧头担心地看着李熏然。

    “上个星期的信息了,应该没什么事。”李熏然这么安慰着小高,却无法安慰自己,他总觉得罪犯不可能留下这种无用的信息。

    “常青路那边是个废弃的工厂区,由于不符合操作规章关闭的,有废弃的炼油罐,但是有关部门也一直没有来清查。”小高回忆着关于才常青路的信息。

    “嗯,可能是凶手抛尸什么的地方吧,给薄教授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发现,然后让他和简瑶都注意安全。”李熏然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等待着红灯,希望到了那里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


      常青路的工厂区一片荒芜,杂草都有半个人高。铁栅栏破旧不堪,偶尔还能看到穿梭在其间的野猫野狗。

    “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呀?”小高吞了吞口水,这看着挺有氛围的,但是人烟罕至凶手想对谁下手啊。

    “分头找一找吧,有什么发现立刻打电话。”厂区太大,两个人分头找还是会快一点。

      隔了将近十多分钟,手机铃声蓦然想起吓了李熏然自己一跳。

    “喂副队,找到了一组血数字,你快来看看,在炼油罐这个区域。”小高气喘吁吁地给李熏然汇报着情况,李熏然赶紧跑过去找他。

     “9,I,23,W,9,I,12,L,12,L,2,B,5,E,8,H,5,E,18,R,5,E。”李熏然嘴里念叨着什么拿着手打着字,他上前摸了一下墙上的油漆,手上沾了点点猩红。

    “I will be here,凶手就附近,给警局打电话!快!”李熏然没想到凶手会算计的这么好,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会破解血数字,他怎么知道自己会来,有太多的问题,只能等逮捕他之后再问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不行,副队太危险了,你一个人不行,起码等局里的人来。”

    “等人来了凶手都跑了!”李熏然抽出配枪,不顾小高的阻拦只身冲了进去。

    “李熏然!”小高急得直跺脚却没有办法跟进去,他还得给经对其他人领路。他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回去,让他们能多快就多快。

      李熏然进到炼油厂的一刹那他就知道,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变态杀手的能力。

      巨大的炼油罐上缠着红红绿绿的电线,倒计时还有三分钟,怎么也等不来后援了。

    “小高,让大家沿山路封锁,不要接近炼油厂,你去门口找他们。”李熏然拨通电话说道。

    “你怎么办?留在这里你疯了?”小高吼着李熏然,对方静默了一秒响起的却是坚定无比的声音。

    “按我说的做。”李熏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李熏然我就信你这一次,小高迅速跑到门口等候大部队包围山路。


      *****


    “你终于肯露脸了?”李熏然刚刚在打电话的时候就看到了油罐后的狭长阴影,他能做的只是拖延时间让警队有时间在路上做好部署。

     “不得不说我没有看错人。”谢晗优雅地鼓着掌,从阴影中出来,“你还有一分钟时间给你家凌远打给电话。”

     “你要是敢动他我跟你没完!”李熏然听着凌远的名字瞬间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脸警备攻击的姿态。

    “再不打你就没时间告别了。”谢晗继续鼓掌,赞叹着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李熏然神情复杂地看了对面的凶手一眼,炸弹的倒计时一直在不停地减少,他不相信对方会和自己一起死在这里,却不知道对方已经变态到了什么地步。

      李熏然拿起手机拨通了列表里第一个人的电话,电话嘟了好半天,凌远才接通。

    “喂熏然啊,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凌远刚下了个手术,整理好东西回到办公室,打算在办公室歇会儿签签文件。

    “就是想听听你声音,晚上红烧肉不用给我做了。”李熏然声音很温柔,双眼却狠狠地盯着对面的人,谢晗微笑地站在那里没有移动的意思。

    “又加班,早回来啊。”腿好利索了就去加班了,真是让人不省心,早知道不给他揉那勤快了。

    “凌远,我爱你。”早回去可能是做不到了,炸弹还有二十秒。

      李熏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不自觉的闪了神,谢晗看准那一刻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兜里的药剂推到了李熏然身体里。李熏然骤然倒下。

    “我也爱你,怎么突然这么肉麻了?”凌远笑着回道,但是下一秒他就听到手机落地的声音,“喂熏然,熏然你怎么了?”凌远从办公室转椅上一下子站了起来。

    “We will have a lot of fun.”谢晗拖着李熏然往地下走去,把他手机扔在了那里。坐到车里之后按下了炸弹的开关。

      轰的一声方圆数里都感受到了震动,门口的小高和队长都被震的趴到了警车上。

    “李熏然!!!”小高爬起来朝着爆炸的方向喊着,回应他的只有熊熊的大火与浓浓的黑烟。


      *****


      回应凌远问题的是巨大的爆炸声,与无尽的占线。

      凌远一下子脱力地坐回椅子里,“不,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凌远急忙翻找着简瑶的电话,她也在警队的她应该知道熏然怎么了。

      凌远拿手术刀很稳的手现在抖得跟筛子一样,他害怕,他害怕刚回到自己身边的恋人有危险,他害怕那句我爱你是他最后的话。

    “喂,简瑶吗,我凌远,熏然他怎么了?他在你身边能让他接下电话吗?”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凌远没等对方出声就问道,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我很抱歉。”对方沉默了一秒,低沉的男声从听筒里传来,伴随着身边女生上气不接下气的抽噎。

      凌远每天都离死亡很近,而今天却是感受最真实的一次。

      他无法用安慰患者家属的话语安慰自己,他现在才明白每次自己对患者家属说出“我很抱歉”,对方是怎样一种感受。

      他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根本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凌远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手机,看屏幕一点一点黑下去,茫然无措。

      薄靳言那头挂了电话,拿出自己的手机,有一条新信息,未知号码,一张新血数字的照片。警局那边有人把李熏然破译的密码拿给他看了,按照这个破译方法,2,25,5,14,9,3,11,只对应着:

      Bye, Nick.


      tbc.


P.S. Lo主拒收快递,实力拒绝


评论(32)
热度(281)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