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幸好 06.风波

他哪里是你心头的白月光,分明是太阳神。


06.风波


      凌远在楼道坐了半晌,路过的人都问他是不是崴着脚了,他到最后头都不摇了。

      等凌远缓过来一点点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刚想打给路易斯,模糊间看到美国时间已经凌晨了。人家也睡了,凌远任手臂滑落,再歇一下就起来去找副院长交接吧。

      凌远扶着墙起来,晃晃荡荡地撑着自己往前挪。

      只去了一个多星期应该没有太多事情,今明两天可以处理完。

      凌远一路走一路巡视了各个科室,还特意上到四楼去找李睿谈住院部项目。

      "咦凌远你回来了?"李睿夹着病历本看到凌远还有点惊讶,他本来应该还有五天的交流会议。

       "嗯,住院部项目做的怎么样了?"凌远已经开始自己往李睿的办公室走了,李睿紧追几步走到了凌远的身侧和他谈了起来医院的事情。

       "你这个思路是正确的,一个科室没有签字病人就无法快速出院......"两个人针对这个问题交换了很多想法,确定李睿知道怎么改之后凌远才放心地去找了金副院长。

      简瑶看着病床上眉头紧皱,呼吸不稳却因为药物醒不过来的人又要哭了出来。她还是没忍住冲出了病房,本以为找回熏然迎接他们的是皆大欢喜。

      薄靳言也赶紧追出了病房,唤来了站在病房门口的护士照顾李熏然,并吩咐门口的警官让他们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


     “熏然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凌院长刚见他,他他就那样,谢晗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简瑶坐在凳子上抽泣,薄靳言站那里也不是坐下安慰也不是,他知道这种时候只能让简瑶把负面情绪宣泄出来。

     “好我知道了郁总,咱们今天晚上有时间吃个饭谈谈新的项目。”凌远接着电话就来了,站到薄靳言和简瑶面前才将将把电话讲完。

       简瑶不可思议地望着凌远,李熏然都这样了他凌远不担心不陪他不说,还要继续和商人一样想着挣钱?简瑶抬头怒视着凌远,但在一片泪目中也看着不真切。

      凌远皱着眉站在他们面前,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熏然他现在的药效还要持续至少三个小时,你们先回去吧。”

      凌远站在病房半米处的地方回头看了看里面,再回头让他们离开。

      简瑶更加不可思议地看着凌远,薄靳言扫了一眼凌远知道他状态也不好,就拉住了简瑶,劝慰她回去休息。

      凌远在简瑶没有发难之前离开了,拿出手机又给副院长拨了一个电话。


      *****


      李熏然在傍晚的时候醒了,想抬手摸摸趴在自己床边上的简瑶,却发现他抬不起手来。

      薄靳言率先发现了李熏然醒了,把简瑶圈到怀里轻柔地唤醒了她。

    “嗯靳言?熏然你醒了!”简瑶虽然很激动但是也没有轻举妄动,她怕再怎么刺激到李熏然。

     “嗯,累了吧,瑶瑶你让薄教授带你先去休息吧。”李熏然即使躺在病床上也把问句说成了肯定句,递给薄靳言一个眼神,对方就把自己的女朋友带走了。他近乎不被察觉地向薄靳言点了点头,表示他没有事,对薄靳言眼中的质疑也算一个回答。

      病房重新静了下来,李熏然抬头望着天花板,呆久了觉得脖子有点难受就又转头看向了窗外。无数的光点闪烁在眼前,似连成线又似构成了什么。

      李熏然有一瞬间的失神,挣扎着想从床上起来,但是由于身上的伤和脱力并未能成功。

      慌乱间碰到了床头柜上的水杯,玻璃杯被挥落,清脆的碎裂声炸开在一片漆黑中。

      李熏然猛然惊醒冷静了下来,缓缓起身摸到了床头灯。开灯的一瞬间眼睛眯了眯,在适应了刺眼的白光之后缓缓睁开,靠着厚厚地枕头平缓气息。

      虽然才傍晚五点出头,窗外早已是漆黑一片。


      *****


      之后几天,简瑶根本再也没见到凌远出现在李熏然的病房。反而倒是在报纸上第一医院杏林分院的捐赠仪式报道上看到了他。

      情理之外,意料之外。

      当简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一刻,凌远就知道自己不仅仅有一场恶仗要打。

     “凌院长,熏然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简瑶开门见山地问。

     “他现在不适合见到我,我就不出现在他面前了。”凌远揉着太阳穴,从旁边又拿了一份文件盖到了桌面的文件上。这几天已经推掉了好多会诊了,明天的推不掉了。

     “他不适合见你就不出现了?你要是不喜欢熏然你直说啊,现在觉得他病了就累赘了?前些日子他都伤成那样了,你和他闹分手,现在呢?别告诉我是熏然缠着你的!”简瑶站定在凌远面前,倔强地望着他。

      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凌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简瑶啊,之前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他需要休养。”李熏然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好身体,身体上的伤痛终究会痊愈,而心理上的需要用十倍的体力来面对治疗。

    “熏然是需要休养,但是他也需要照顾啊!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怎么帮助他?你是个医生凌远!你……”

    “瑶瑶!够了!”薄靳言这时才将将冲进门口拦住了简瑶。

    “凌远我今天就要你说,你到底是怎么看熏然的!”简瑶一把甩开薄靳言的手,直直地盯着凌远。

    “咣咣咣”的敲门声打断了一触即发的争吵,韦三牛拿着一个病例本风风火火地就进来了。

    “呃你们先忙。”一看气氛不对,他转身就要跑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被凌远拦了下来。

     “什么事?”

     “有个病人的转院问题想和你商量一下。”韦三牛咽了咽口水吞吐着说了。

     “嗯我跟你去看一下。”

     “没事没事,不急。”

       凌远已经从自己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简瑶跨了半步挡在了他面前。

    “我们今天把事情说清楚,对你而言熏然到底算什么!”看旁边韦三牛一脸迷茫,简瑶猜想到凌远没有告诉医院众人李熏然是他的恋人,简瑶更愤怒了。李熏然那么好,值得更好的人照顾他。

     “我没有向你汇报我个人情况的义务。”凌远敛了官方的微笑,看了薄靳言一眼让他带简瑶离开,再这么闹下去太难看了。

      凌远拿起自己白大褂先行出去了,“走了,不是还有病人么。”韦三牛还愣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知道怎么劝。只好叹了口气跟着凌远走了。

      简瑶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门转头回来看薄靳言,指着门气得不行。

    “瑶瑶,凌远是院长,这是他的工作时间。”薄靳言明白凌远不可能不爱李熏然,但是他不会说出来。有些事永远也说不出来。

      简瑶看自己男友也帮着凌远,她甩下薄靳言就走了。薄靳言又匆忙跑了出去。


      *****


      终究没有瞒过去,当主治医生当面质问李熏然他到底晚上有没有睡觉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状况诚实地表明了他的状态。

     “你这一个星期晚上都没有睡觉?白天你还一直在陪我聊天?”简瑶觉得自己这二十几年的温婉都是在骗自己的,最近她真的可谓是一点就着。

     “我不累的,陪你聊天挺好的。”话是这么说,但是李熏然的声音还是那么有气无力的。偷偷递给薄靳言求救的眼神也被无视了。

     “睡觉!我看着你睡!”简瑶把故事书从李熏然手里抽走,把被子给他拉上去。

     “好了瑶瑶,他会睡的,咱们先离开让他安静睡觉。”

     “好吧,你一定要睡啊!”简瑶给李熏然掖好被子,一步三回头地往外走。

       李熏然得救的眼神让简瑶想发笑,但是看他苍白憔悴的脸,通红充满血丝的眼,她却笑不出。

      李熏然确定他们走了之后偷偷地又爬了起来,拿起了故事书,一页一页翻着。

     “靳言?”本来站在简瑶身侧的薄靳言突然停了一下,见他回头望着人来人往的过道简瑶也停下唤了他一声。

     “没事。”刚才与他擦肩而过了很多人,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们在这儿呢,FBI那边有新消息。”傅子遇小跑着抱着自己的宝贝儿电脑,挥着手招呼着薄靳言和简瑶。

     “Tommy之前在中国有个女朋友,但是是华裔,我们也只能找到她入境的照片,FBI觉得Tommy越狱后可能向她寻求帮助,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傅子遇话没说完,整个医院的火警报警系统响了起来。听着莫名其妙的交响乐,大家都抬头四处张望着。

      “李熏然!”薄靳言来不及解释就迅速地朝李熏然的病房跑去,简瑶和傅子遇两个人一看不对也跟着跑去。

      “子遇你能不能把广播系统夺回来?”薄靳言一把按下简瑶用巨大的植物当掩体。

      “这个时候你还问我能不能?!”傅子遇怒坐到地上打起了电脑。

      “天啊!熏然!”李熏然面冲着走廊里的窗户,面无表情,垂着手,手里拿着一把枪。薄靳言死死拉着简瑶,把她抱住。

      “放下你手里的枪!让我看到你的双手!”一片尖叫中护士病人慌乱地逃窜,只剩下呆愣的李熏然和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子缓缓举着双手转身。

      “杀了他们。”女子的中文有一点蹩脚,但是吐出的每个字却清楚得让人心寒。

      “谢晗想杀的是我不是么!”薄靳言放开简瑶自己大步走了出去。

      “薄教授!”警员大喊。

      “靳言!”简瑶和傅子遇大喊。

        女人有一瞬间的愣怔,但是下一秒就大笑了起来。

     “你们都得死,杀了他们全部人。”女人转身躲到了拐角处自己拔出了枪冲着警察射击。

      李熏然缓缓地抬手,虽然很慢但是控制不住一般对上了面前的薄靳言。

      薄靳言一猫腰躲到了椅子一侧。

      傅子遇现在全靠你的了,音乐不停李熏然就没有办法摆脱控制。

     “F*ck!”音乐开始断断续续,谢晗的信徒忍不住骂了出声,放弃了与警察纠缠,开始往傅子遇的方向射击。后援也很快就来了,谢晗说过干完这次他就让她和Tommy远走高飞的。

     “你别打我电脑啊!”傅子遇死死按住简瑶的脑袋不让她探头出去,挡在她的面前,却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然而谢晗的改写程序没那么好破译,尤其是在一场枪战里,傅子遇双手在键盘上翻飞着。李熏然的枪已经瞄准了。

      看李熏然眼神剧烈晃动的一刻薄靳言知道他要开枪,一个翻滚扑到了另一侧的墙角,子弹堪堪划过手臂。

     “杀了他!杀了他们!”女人声嘶力竭的叫着,后援还没有来,谢晗放弃了她!怎么可以这样!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准备!

      音乐停止了,但是女人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收音机,直接播放音乐的最高潮,逼着李熏然大开杀戒。

    “不!熏然不!”这一次薄靳言已经无处可躲了。

      傅子遇猛地蹿了出去,把电脑往李熏然身上一扔,拉着薄靳言躲到病房门后。

    “嘭”李熏然的子弹穿透了傅子遇的电脑,女人的子弹穿透了傅子遇的身体。

      鲜红的血液瞬间染上了白墙,傅子遇倒在了地上。

     “子遇你坚持一下!”薄靳言把倒下的警察的枪捡过来,拼尽全力向收音机开枪,打了好几枪都没有中。

       李熏然已经走到了简瑶面前,眼神再绝望,却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

     “熏然是我啊熏然!”自己爱的人在别人枪口之下薄靳言奋力地开出了最后一枪,打穿了收音机。

       李熏然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手还是没有放下。

     “叫他名字瑶瑶!”薄靳言在找别的工具对付那个已经被逼入绝境的女人。

     “熏然是我呀!瑶瑶啊!”面对枪口的恐惧,见血的恐惧,以及失去李熏然的恐惧,让简瑶已经不知所措,但是她用尽最后一点理智呼唤着李熏然。

      李熏然下一秒决绝地抬起手,朝自己的左肩开了一枪,骤然靠到墙上。

    “熏然!”简瑶扑了过去。

    “废物!”女人也朝他们那个方向开了一枪,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李熏然用意志强撑着抬手不断地向女人的方向开枪,保护着他们不再被伤害。

      女人不得已逃跑了,李熏然才放下了手。这么大动静,警队应该已经包围了医院,那个假冒的护士是跑不掉的。

      总算可以摆脱控制了,希望还能见到凌远一面,不再惧怕地站在他面前。

      李熏然如释重负地顺着墙缓缓倒下,简瑶赶紧按压住他伤口一遍遍地唤着他的名字让他保持清醒。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帘慢慢合上。

      凌远赶来的时候,很远就听到了简瑶哭喊着叫医生的声音,看见了一片血泊中的李熏然的那一刻,世界无声,失色。


      tbc.


P.S. 下一章完不完结是个问题,让我好好思考一下。

评论(15)
热度(267)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