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幸好 07.终章

07.终章


      凌远不是没有在急诊呆过,什么阵仗也都见过的。可是看到受枪伤失血昏迷的李熏然,他愣住了,他在害怕。

     “凌远凌远!”急救医生随后都赶来了,韦三牛摇晃着凌远,但是他还是没有完全缓过劲来,眼神一片呆滞,嘴唇青白。

      李熏然躺在地上重伤等着输血缝合,凌远这边被吓得回不了神,韦三牛无奈之下只能抬手狠心给了凌远一巴掌。

     “凌远!”“啪!”

      凌远确实在这一巴掌下回过了神,他小跑几步过去接过简瑶手里的李熏然。感觉到他虽然微弱但至少还尚在的鼻息,凌远总算可以思考那么片刻了。

     “瞳孔对光有微弱反应,找到静脉,贯穿伤,准备800毫升A型血。”没有人能在目睹自己最爱的那个人与死神擦身而过之后还保持镇定状态,凌远的声音都是抖的,再下那么几厘米就是心脏。

      毕竟是第一医院,整体反应速度非常迅速,李熏然,傅子遇和警察片刻不耽误地被抬走送进了手术室。

      简瑶在确认他们都得到妥善的治疗之后晕倒在了薄靳言怀里,凌远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和白大褂上的血不知作何反应,只发现自己的双手抖动个不停。

      幸好他还活着。


      *****


      在抢救过后,所幸全部都没有大碍,没有被伤到重要器官。

      医院他们住的那一层全部被隔离了起来,加倍的守卫,以防万一。

      凌远也忙得不可开交,电视台报纸采访他有什么用,谈谈针对这种突发事件的应对?若是平常也许还能大肆宣传一下医院的医疗质量,专业素养,反应速度,现在他爱的人还昏迷不醒,你让他如何在镜头面前作秀。

     “凌院长,现在警官的情况如何?”

     “是否有生命危险?”

     “在您医院发生这样的事情,您认为医院的安保是否还需要加强?”

       ……

      每听一个问题凌远的脸色就黑半分,在一个话筒差点捅进他嘴里的时候他的脸色彻底黑了。

     “请不要在医院闹事,保安。”凌远大步流星地走进医院,把一群记者留给了保安队应付。

      一个警察肝脏被子弹划过虽无大碍,但是还是要注意,检查完他的情况,凌远从李熏然门口路过了一次。

      本来棱角分明一张帅气的脸,现在瘦的竟然有些怖人,眼窝深深地凹陷进去。

      看着李熏然的父母和简瑶陪在那里,他也没好进去,匆匆看了一眼他的病历,没有脑损伤,等血压稳定了他就能行了。他再隔着玻璃小窗深深望了一眼便走了。

       整个医院不是只有他一个病人,整个医院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照顾他。


       *****


      “瑶瑶,瑶瑶。”薄靳言唤醒了在李熏然旁边已经半昏睡的简瑶,毕竟李熏然父母的年岁已高,陪床的事情落到了简瑶身上,傅子遇那边有韩雨濛照顾他也就过来找简瑶了。

      “下次别长时间在黄光底下看书。”薄靳言把书从简瑶手里抽离,拿给她外套打算带她去吃晚饭。

      “那熏然我们先去吃饭了,等下就回来。”简瑶向病床上躺着的人汇报着自己的行程,却一秒不敢多停留,她知道等不到那人带着笑意的回答。

      失血性休克,说是大事也是大事,就看李熏然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了。

      混入医院的那个女人终究恨意大于忠诚,把她知道的关于谢晗的一切都告诉了警方,薄靳言和简瑶赶回警局连夜整理信息发布追捕令。


      *****


     “凌远你快回家吧。”苏纯看着几乎脚不沾地的凌远,不忍心出声劝他。

      凌远坐在等候区的座椅上,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摇了摇。这几天他听了太多的让他歇歇,说他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话。他怎么样他自己最清楚。

      苏纯叹了口气走了,回去和夜班医生交班了。

      疲惫感从身体内部涌上来,整个脊背都是僵硬的。头疼欲裂,胃里还翻江倒海。

      简瑶他们应该离开了,自己可以去看看李熏然。

      凌远着急着起身眼前一片黑,撑着墙没缓过劲来,摸了摸兜竟然找到了块巧克力。巧克力已经和包装纸粘到一起了,但是他还是囫囵地吞了。

      他还记得这块巧克力是很久之前李熏然塞到自己兜里的,他喜欢纯度低一点甜一点的,然后就把纯度高的黑巧克力塞给自己了。

      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被检查了一遍才进到了李熏然的病房。

      这护士怎么扎的针,看着李熏然左手右手手背上都有星星点点的针孔,回去都重新培训,该年度考核了。

      凌远捧起李熏然的手给他一寸一寸揉着,体循环不好他指间都是冰凉的。输液让他的手臂是冰凉的,凌远站起来给他从旅行袋里把热水袋拿出来,装上热水,让输液管经过热水袋。

      弄好了一切凌远把李熏然的手塞回被子里,小心翼翼地用被子盖好他的手和输液管。

      凌远忙完了坐回到旁边的沙发里,拿出了警方之前对李熏然被谢晗折磨那一段时间的资料一遍一遍读着。PTSD的三组核心症状,有创伤性再体验症状、回避和麻木类症状、警觉性增高症状,李熏然已经至少已经有前两种的症状了。

      他和路易斯谈过李熏然对自己的过激反应,但是路易斯说等李熏然醒了之后让他和自己谈谈比较有用。带李熏然去美国不是不可以,自己应该能请下假,但是李熏然的身体条件不一定允许。

      凌远闭上眼深呼吸,再站起来去洗了把脸,他还没有看完明天早上会诊的资料,明天还得去外院。

      凌远看了几章资料就起来摸了摸热水袋,给李熏然灌了个新的热水袋。

      第二天一早简瑶推门进到病房的时候就看见暖黄的台灯开着,百叶窗拉得紧紧的,凌远窝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

      看了一眼表已经要八点了,薄靳言走过去推了推凌远。

     “嗯?”凌远一下子就睁开眼整个人坐直了起来,但是由于在椅子上窝了一晚浑身僵硬,动作有点不协调还拉抻到了自己。

      凌远看了一眼表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八点半的会诊自己得赶紧走了。

     “热水袋我来不及换了,等下输液的时候麻烦给他换个新的。”凌远边说话手里边干着事,拉开百叶窗,把故事书放到床头柜,关了台灯,给李熏然掖了被角,松了松枕头,微微摇高了一点床。

      简瑶站在一旁看凌远这一系列动作做得异样纯熟,不禁热了眼眶。

     “对不起,我…”她从来就不应该质疑李熏然在凌远心中有多重要。

     “我还有会诊先走了。”凌远摆着手示意没事,抄起资料,抚了抚自己有些皱的西装匆忙离开了。

     简瑶掀开被子的一侧看到了被盖住的输液管和它下面的热水袋,热水袋还带着余温,想来半夜里凌远又换过了。

      熏然你一定要赶紧好起来呀,有人一直在等着你呢。


      *****


      被简瑶撞到自己陪床之后,凌远反倒可以光明正大地不躲着简瑶去了。简瑶只有在他看起来实在需要睡眠,身体支持不住的时候才提出替他照看李熏然几晚。

      不过白天偶尔李妈妈会来,凌远都早早的起来争取避开老人家,也为了准备一天繁忙的工作。

     “等你好了带我回去见见你家长吧,我这老躲着不是个事儿啊。”凌远用棉签给李熏然润润唇,放下水杯在那里自说自话。

     “你这也睡的够久的了,该醒了,真是越来越懒了,都没陪我晨跑过。不过我这几个星期倒是也没跑过,回头一起。”凌远把自己整理好的资料全部发给路易斯,和他一起商量制定李熏然的康复计划。把电脑搁到一边,看起了相关的书。心理干预肯定少不了,还不一定有用,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愿意和他一起面对。

      想着想着凌远一侧头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的厚重的文献资料书“哐当”一声掉到地上,也没有惊醒任何一个人。

      又是一夜无梦,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凌远觉得自己脖子生疼,估计是落枕了,可不能再这么睡下去了。

      凌远活动了活动脖子,站起来拉窗帘,阳光洒在脸上暖洋洋的,今天不用往外跑可以留在医院多看他两眼。

      百叶窗透进的阳光照进了屋里落在了病床上那人的脸上,李熏然的眉头微微动了动,眼镜眯了眯,缓缓睁开打量着四周。

      无法适应强光,只能看到站在窗边的一个朦胧的身影,毫无血色的唇动了动:“凌……远?”

      凌远愣了一秒,猛然转身确认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只见病床上那人用尽力气朝他扬了扬嘴角。

      凌远扑到床边,小心地避开他手上的点滴针,双手紧紧捧着他的手,虔诚地将额头贴了上去。

      李熏然下意识地想躲开,又用尽所有力气忍住了,其实他也没有力气躲开。那人也是又瘦了,头感觉又大了。

      李熏然安心地阖上眼,尝试放松自己紧绷的身体,虽然并不是很有效,但是还是任凌远抱着自己的手拱来拱去。

      幸好是你。


      END :)


《幸好》完结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本以为写个上下两部就好了,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_(:з」∠)_

我要写三部曲!

《到爱的距离》是上,《幸好》是中,还有下,叫《婚后生活》!【并不哈哈哈哈

再次感谢!敬请期待新文!


评论(28)
热度(343)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