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1.求婚

久等啦!开始贴三部曲的第三部了。

第一部《到爱》(目录请点),第二部《幸好》(目录请点)。


【凌李】同行


01.求婚


      李熏然慢慢的已经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虽然肩膀上的一枪震断了他的锁骨,但是伤病可在床上留不住他。

     “熏然啊你累不累啊?我扶你回去休息一下吧。”简瑶看他保持上半身不动下半身平移的样子也是又想笑又无奈。

     “没事,我好的差不多了。”李熏然因为石膏的缘故昂首挺胸不好动弹。

     “那也不行回去歇着了。”拗不过简瑶李熏然只好乖乖听话回去,微微一侧头果然看见简瑶正在给凌远发他们在回病房的短信。

    “你不用老给凌远发信息,他挺忙的。”李熏然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啊没有啊,他顺便路过吗。”简瑶抬头看李熏然,但是由于身高的缘故她只能看到李熏然的昂着的侧脸。

      李熏然没有继续答话,简瑶也就把话题引到了吃什么上面。

    “凌远给我做了饭带过来,你不用担心我,你中午吃什么?”李熏然说得自然,简瑶想了想确定他只是想关心自己中午吃什么。

    “我跟靳言去城西的一家鱼店,顺便查查线索。”简瑶推开门让李熏然进屋。

   “谢晗那边还没有线索吗?”李熏然扶着床杆慢慢往床上靠过去。

      简瑶摇了摇头把被子给李熏然拉上:“没有,我们查了那个假护士说的所有信息,她倒是没骗我们,但是谢晗骗了她。”

      看简瑶无比惋惜的样子,李熏然低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一片昏暗。

    “你还是累了。”李熏然的眼神透着一种疲累感,一种无力的感觉。简瑶把病床放低让他躺着休息会儿,李熏然无奈地看她跟对待易碎品一样对待自己。

    “快去和薄教授一起吃饭吧,他来了。”李熏然昂起下巴朝门外的方向点了点,简瑶回头正好对上薄靳言的眼光。

    “嗯那我先走了,多休息啊!”简瑶收拾了一下拿着报纸就离开了。

       李熏然看是也觉得有点累,闭上眼睛想眯一下。以前虽然他警觉但是有的时候凌远还是会说他睡的得和小猪一样,可是现在,只要他一陷入黑暗就会惊醒。

    “怎么了?哪里疼?”凌远正好推门进来,简瑶告诉他她离开了,让自己给李熏然送午饭,自打开始给李熏然准备饭菜,他自己的胃病倒也没怎么犯过。

    “没有哪里疼,今天吃什么啊?”李熏然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看凌远,眼里带着对食物的期许。

      凌远知道李熏然现在还是无法安然入睡,他被绑架的日日夜夜都无法忘怀。他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弄完了,春节的假期带李熏然去美国,正好路易斯他们的圣诞假也放完了。

      他希望李熏然能够亲口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把他当作一个依靠。但是同时他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释怀的事情,但适当的引导还是必要的。

    “红烧肉太油腻了,给你做了粉蒸肉,但是不许吃太多啊。”凌远详装严肃地说,但是还是给李熏然挑了一块最大的给他夹到他碗里。 

      李熏然乐着坐起来,端着碗也给凌远夹菜。 

      两个人吃了半天聊得开心,还是凌远的手机铃声把两个人的话茬给打断了,要不然不知道能聊到什么时候。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让他们先读一下资料。”凌远用肩膀夹着手机,迅速地收拾着餐具。然后他抬手看了一眼表,把小药杯从一旁拿过来,倒在手里点了一下,昂首让李熏然伸手接过去。

      李熏然皱着眉不想接,凌远挑了挑眉让他赶紧接。

    “告诉他们实习最后资料也考试的,让他们好好读啊。”李熏然不情不愿地伸手到凌远手的下方,把药接了过去,凌远见他都好好拿到手里了才转身去给他倒水。

      凌远挂了电话把水递给李熏然:“我看着你吃了,来。”

      李熏然没办法之后一个深吸一口气,把药全塞到嘴里,再灌了一大口水生生把药咽了进去。

    “让你吃药你也别一口都吃了呀,再噎着,快喝点水。”凌远有赶忙转身回给他又到了一杯水。

    “没事咳,你先去忙吧。”李熏然勉强说出一句话,又赶忙给自己灌了一口水。

    “嗯行,你喝完水就赶紧休息一下。”凌远接过水杯,放到了他顺手能拿到的床头柜上,然后又朝李熏然抬了抬手,不过又放下了。

    “怎么?”李熏然轻轻侧头问,凌远摇摇头,就顺势把手机换了一只手,塞到兜里。

    “我先走了啊。”

    “快走吧,你已经迟到了。”李熏然往外轰凌远。

      往常的拥抱,亲吻,碰触都成了奢望,不过会好的。凌远看小窗里李熏然在向自己摆手,催着他离开。

  

       *****


      凌远走了之后,李熏然探身费了好大力气才拿到了电视遥控器,躺床上缓了半天才有力气打开电视。

     “警方宣布惊动本市的鲜花杀人魔案已被破获,嫌犯谢晗在逃,如果……”

      后面的新闻他也没有听进去,把电视按了静音,就靠到了床上,望着天花板回忆一切有关谢晗的信息。

      身高,体征,他手腕上,好像他记得有个,有个……

      李熏然越想越痛苦,冷汗顺着他的脸颊一寸一寸地流下,所有黑暗的场景回溯到他的脑海里。 

      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废弃油管残骸的样子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使他没有亲眼见证,却觉得自己宛若置身火海。 

      鞭笞声,哭喊声,求饶声,回荡在漆黑阴冷的地下室里。微弱的光线从通风窗投进来的时间他们都在被折磨,望着染着尘埃的窗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虽然交响乐本身也许是优美的,但是混着强烈的电流他也无暇欣赏。

      他都坚持下来了,地上的废弃针管越来越多,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他看着黑影往自己胳膊里打进一针又一针,他的手腕上,好像有点什么,他马上就想起来了。

      李熏然,就差那么一点点,你再努力想一想,就可以帮着警队抓到谢晗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下一秒映入脑海的是凌远额头带着血洞缓缓倒下的场景。 

    “李副队!李副队!你怎么了?你还好吗?”李熏然被门外看守的警察晃醒,李熏然下意识防备地翻身下床一下子蹿到墙角,瞪大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

     “李副队?我要不要叫医生?你还好吗?”李熏然的神志慢慢回笼,慢慢感受到肩上的疼痛。

    “啊没事不用叫医生了,你们怎么进来了?”李熏然有点艰难地爬回床上,让警队的小警察搭了把手。

    “听到你大叫就进来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李熏然摆摆手表示没事,让他们不用担心,看着他们有些焦急的神情安抚地笑了笑。

    “有需要就叫我们,叫医生护士啊。”说完两个人就离开让李熏然继续休息了。

      窗外阳光明媚,被百叶窗掩了一些不刺眼,李熏然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心里一片冰凉。

 

     *****


      躺了没多会儿,护士就来叫李熏然去做检查,检查比往常时间做的都长,估计是自己刚才的剧烈反应还是拉扯到伤口了。

      医生皱着眉,却也没再多说什么,就是拍着他另一边肩说好好养伤。

      李熏然谢绝了护士的陪伴,护士也没有勉强,让他自己顺着墙一步一步往回走。他走一层歇一会儿,好在没隔太多层,但是天还是走黑了。估摸着也要六点了吧,他总算走回了自己病房,伸手推门。 

      警察的直觉让他觉得屋里有其他人,刚想戒备起来,原本一片漆黑的屋子就突然亮了。 

      简瑶,薄靳言,三两个熟人好友站在一旁,把李熏然和凌远围在了中间。

      凌远向前跨了一大步,不徐不疾地单膝跪地,从白大褂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李熏然往后退了一步,和凌远拉开了一些距离,对方的脸却看得真切,他眼中的爱意看得真切。

      觉得周围人眼里也都能冒火,他们实打实的为他们高兴。气氛也可谓是一触即发,尖叫声庆祝声就在嘴边。就等着凌远说出那句话,李熏然点头。

    “熏然,你愿意嫁给我么?”凌远打开手里的小盒子,设计简洁大方的碎钻指环,他抬起头真诚地望着李熏然那大大的鹿眼,这些日子养回来了一点,眼窝没那么深了。

      李熏然呆愣在那里,过了那么好几秒才将将回过了神,将目光重新聚在凌远脸上。大家手也都抬了起来等候着,这可真是苦尽甘来。

      下一秒,李熏然摇了摇头。

      李熏然他拒绝了凌远的求婚。

 

      tbc.

评论(19)
热度(313)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