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2.执着

02.执着


      屋子里的气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你还跪着干嘛啊?起来啊。中国同性恋结婚不合法,你想什么呢,虽然我是刑警,但是也可以以聚众闹事逮你啊,起来了起来了。”李熏然环视了周围所有人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凌远那里,率先开了口。

     “我这么一把年纪,跪下去多不容易,扶我起来。”在李熏然拒绝求婚之后,凌远放空了那么几秒,却马上回过神来回应他。他想给李熏然一个承诺,承诺他一个未来。无论他答应与否,他早已下定决心要个他一个未来了。

      凌远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再惊涛骇浪也没有人知道。凌远向李熏然伸出手,想让他搀自己一把。

     “多大的人了还耍赖,自己起来。”李熏然在他自己身侧微乎及微地抬了抬手,却没有伸出援手的想法,绕过凌远自己乖乖爬上床去休息。

     “小没良心的,行吧,来吃饭。”凌远还半跪在那里垂着眼帘看不清表情,下一秒却从旁边茶几拿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那里的保温桶。

      凌远弹了弹膝盖上的土,拉过病床上小桌子,熟练迅速地扭开保温桶,从床头柜拿出一个干净碗,给李熏然舀了一碗汤。

     “猪骨汤?”李熏然小心接过,凑过去嗅了嗅,汤腾腾的热气都熏眼睛。

     “嗯鸡汤你不是腻了么。”凌远站到茶几旁开始捣腾另一个装菜的保温桶,一层一层都是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一个一个摆到桌面上。

      简瑶扫了一眼,不用说也知道那些全是李熏然喜欢的,但是他们几个人站在那里实在是尴尬,这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

      求婚失败多尴尬一个事啊,这两个人却都跟没事人一样,饭照常吃,话照常说。尴尬的反而是他们这些看热闹的。

     “啊熏然我们去隔壁看看子遇,明天见。”简瑶第一开的口,拉着薄靳言一下子跑掉了。

      赵启平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己的师兄还递了一个你为什么还不走的眼神。

      赵启平默默拿起床尾挂着的病历板,幽幽说:“明天去拍个片子看看吧,我也先走了。”

      赵启平在凌远一脸嫌弃中,李熏然一脸憋笑中,推开门走了。他又那里做错了?

      哦凌远趁李熏然去做检查才准备了求婚,他现在说又要去做检查,这是得有多蠢啊。算了,能出那个病房门比什么都强,这点人丢的值得。赵启平扶着额头一个人贴着墙边走了。

      李熏然在赵启平走了之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说你把人家搞得。”

     “他读医学院的时候可没这么蠢,要不然我才不带他呢。”凌远挑挑眉给李熏然夹了一筷子菜。

     “得了吧你,人家跟你学才是被坑了。”李熏然迅速喝完骨头汤,端起饭碗来扒饭。

      凌远不置可否地撇撇嘴,自己也端起碗来吃。

      两个人吃饭都不算慢,做饭做了两个多小时,真吃也就二十分钟。

     “来伸手,吃药。”凌远吃晚饭收拾好东西就站起来给李熏然拿药,他放在自己手心先点了一遍,在递给李熏然。

      往常是李熏然接得迟疑,这次却是凌远给得迟疑。

     “怎么了?”李熏然很敏锐地察觉了凌远的情绪波动,自打那次绑架之后他觉得自己变得太敏感了,也许是神经高度紧张的缘故。

     “没,没事。”凌远又把水递给他。

      李熏然缓缓抬头瞥凌远,凌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医生给你多加了几片安眠药。”

     “哦。”如果可以李熏然他会配上一个耸肩的动作,但是他只是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药,好像多了几片白色的,他接过水杯就把所有药都咽了。

      凌远看他咽得太干脆又赶紧递上另一杯水。

      凌远舒了一口气,李熏然能这么干净利落地吃药也是帮了他大忙,然而除了安眠药其实还要抗抑郁的药。很多事,他也不想去承认。

      李熏然也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其实更希望有人能直接把他敲晕,这样漫漫长夜也会好过得多。

      逝去的人永远逝去了,活下来的人承受的却不一定是幸福。


      *****


     “被害人家属那边我们已经妥善安排好了,也大概锁定了谢晗近些日子一直辗转于香港澳门想要偷渡出中国。”薄靳言和傅子遇单独在谈案子,简瑶在另一个病房和李熏然聊天。出于各种考虑,薄靳言并没有和李熏然沟通案子的发展,他不想让李熏然觉得自己是被困在医院。

      舆论的导向普遍都是宣传潼市警察英勇事迹的,毕竟几次爆炸枪战,警方都出警迅速义无反顾。然而在人心不古的今天,也总有人在怨恨本来就已经充满恶意的世界。

     “关于李熏然被绑架,救助被害者不利的报道都给压下去了,在网络上谴责警方办事不利的我也都给黑了,李熏然的身份也是保密的。”傅子遇倚在床上抱着电脑跟薄靳言交流。

     “嗯这个也不要告诉瑶瑶。”傅子遇诧异地看了一眼薄靳言,薄靳言没有再多解释只是摇了摇头。

     “你觉得这样是为他们好,但是我现在压下去不代表之后不会再出现。”傅子遇也是点到为止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和薄靳言争辩。

      凌远想带李熏然离开中国一段时间倒不是因为舆论,而是因为李熏然的身体已经慢慢转好,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加大心理治疗的干涉。表面那层纸糊的面具,早已经掩盖不了多久了。

     “之前咱们办的美国旅游签证还能用,正好在春节假期去美国见见路易斯吧,我在美国交流会遇到的医生人很不错的,我假也请完了。”凌远看完李熏然之后的检查报告给他指了指他的愈合状况,跟他商量着。

     “你知道我英语不好的,到时候怎么跟人家交流啊。”李熏然无奈地望着凌远,他知道路易斯大概是一名心理医生。他最近几个星期已经和心理医生谈过很多次话了,却并没有什么卓越成效。

     “路易斯中文好,还来过中国交换呢。”凌远大力地宣传着路易斯,这美国必须得让李熏然去。

     “你这架势是我必须得去了。”说是这么说,但是李熏然其实也想去见见这位心理医生,凌远认识的都一定是在医学领域有所建树的人,也许他能帮上自己忙。

      听这话看他表情,凌远知道李熏然是同意了,会心一笑马上拿出手机把早就收藏好的机票酒店下了单,然后又迅速地发了几封邮件。

      两个人都冲对方露出了连日以来最高兴的笑容,心里的算盘却都打得啪啪作响。


      *****


     “这三番机场的虾饺真的不错你尝尝。”从国际航班换到国内航班时,凌远特意拉着李熏然走到食物广场吃了一顿不当不正的饭。

      李熏然对他这种耍宝的行为已是见怪不怪,从上了国际航班的那一刻起凌远就跟得了多动症似的,时时刻刻缠在他身边。

     “这豆浆太甜了你喝吧。”李熏然喝了一口罐装豆浆就把凌远的芦荟汁给抢了过来。

      本来可以开车去路易斯在加州的诊所的,但是中国驾照租车还是有点麻烦两个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坐短程飞机。

     “嗨凌!嗨你一定就是李熏然吧!”路易斯远远看到他们就奔了过来,本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凌远的眼神下放弃了。

      李熏然微微有点尴尬地向对方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路易斯这个中文是真不错,他都听出东北味儿来了。

      路易斯送他们去了宾馆,约好了后天的时间就离开让他们好好休息倒时差了。

     “你饿吗?”凌远把衣服往衣架上挂,侧头问窝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李熏然。

     “不饿倒是有点困。”为了证实他的说法李熏然就打了个哈欠。

     “你第一次长途旅行正常,去洗个澡然后就去睡吧。衣服在这里,给你。”

     “嗯,我洗完你也去洗吧。”李熏然把手机扣到桌上,从凌远手里接过了衣服进了浴室。

      凌远翻开李熏然手机看了眼他没有退出的游戏界面,轻轻地把手机盖回去继续整理衣服。

     “明早上去旁边咖啡厅吃早餐啊。”等凌远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李熏然已经一头扎到被子里了。

     “嗯…”李熏然轻声哼唧了一下表示听到了,估计其实啥也没记住。

     “头发都没干啊。”凌远走回浴室拿了条毛巾,没敢给他擦干只是轻手轻脚地把毛巾垫到了枕头上。

      扫了一眼搁在床头柜的药盒,第一天的药格已经空了,凌远轻轻叹了一口气,坐到一旁边擦头发边发信息。

      第二天一早凌远反而是被李熏然叮铃桄榔,倒抽冷气的起床声给弄醒的。开了灯发现他摸黑下床被椅子磕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他睡自己这个床,两个人换个地儿。

     “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继续睡你的。”看凌远要起来李熏然赶紧阻拦,自己抱着脚坐在床边给自己揉脚趾头。

     “嗯几点了?”凌远揉着眼睛摸手机。

     “六点多了,还早。”李熏然直接接了话。

     “咱们八点去楼下咖啡店吃早餐吧。”

     “行你接着睡吧。”知道凌远倒时差的方式是睡觉,李熏然拿了手机钻回床上玩手机给简瑶发信息。

      凌远把李熏然那边的黄光灯调好自己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看这凌远的背影李熏然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说,继续看起了手机。


       *****


      清晨的阳光没有那么暖却也明媚得紧,咖啡店里充斥着浓郁的咖啡香气,柜台前站了一队人,坐在店里吃东西的人却没有几个。

     “你找个地方做吧,我去点,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么?”

     “你看着办吧。”李熏然耸耸肩摊手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美国的早餐,凌远就一个人排到了队里。

     “Hey does anyone sit here?”李熏然望着玻璃外发呆的时候,一个看起是亚洲人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人的姑娘走过来,突然和李熏然说起了话。

     “Sorry, I …”李熏然的必备单句对不起我英文不好还没说就又被姑娘打断了。

     “有人坐在这里吗?我可以坐吗?”姑娘竟然善解人意地切换成了中文,看着满屋的空座位,李熏然想自己可能是被搭讪了,在异国他乡被个会说中文的姑娘。

     “呃请坐。”李熏然一直不太会对女性说不,用余光扫了一眼在排队结账的凌远,等下让他拉把椅子过来坐吧。

     “你是来旅游的吗?”姑娘开心一笑拉开凳子就把自己的餐盘放下,大眼睛一眨一眨认真盯着李熏然。

     “算是吧。”李熏然想了想可能姑娘在美国呆着比较开放,自己也不好不理人家,现在他倒是盼着凌远回来了。

      在答了妹子好多问题的几分钟后凌远总算是回来了,李熏然像见了救星一般转头看向凌远,坐对面的妹子也转头看凌远。凌远也正在打量那个姑娘,两个人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凌远,你怎么在这里!?”

     “凌欢,你怎么在这里!?”

       得,地球果然是圆的,李熏然望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不经意地想。


       tbc.

评论(12)
热度(194)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