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3.骗子

03.骗子


      凌远把盘子摆到李熏然面前示意他先吃,然后继续盯着那个姑娘,两个人都在等着对方开口。

      最后还是那个姑娘忍不住先开了口,两个人对峙的时间久到李熏然都想开口了。

    “哥,吃早餐啊。”哦感情是兄妹,名字也是听得出来。

    “嗯,你也吃啊。”这算什么寒暄话啊。

    “嗯,你男朋友啊。”说自己呢?

    “嗯,吃完了你就走吧。”哪里有这么对自己妹妹的。

    “嗯,你回家见爸妈么。”两人都若有若无地朝李熏然的方向看了一眼。

    “先不了,向他们问好。”

      能把问句都说成陈述句也不容易,听到男朋友的时候李熏然已经有点不自在了,听到见家长的时候李熏然一口热巧克力差点吐出去。

    “咳咳咳!”李熏然呛得自己只咳嗽,望着还在淡定沟通的二人,叼了个面包就想走。

    “干嘛去啊你,回来坐着吃。”凌远转过身去盯着李熏然,用眼神示意他坐下。

      打探的差不多了凌欢的任务也差不多了,凌欢接到凌远的一个余光就知道自己该撤了,任务完成了等哥哥给零花钱就好了,嫂子那份估计一时半会儿领不到,但是她相信凌远会给她双倍的。

    “你们慢吃,我还有课先走了。”小姑娘的青春朝气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马尾一甩,小包一背就走了。

      凌欢走了李熏然怏怏地坐下,继续啃自己的面包。

      凌远迅速地吃起自己的早餐,往咖啡里加了两袋糖,快速地搅拌了几下端起来喝了几大口。

    “吃完了咱们就溜达到路易斯办公室吧。”凌远递给李熏然一张纸巾自己也擦了擦嘴,拿起外套站在半步远的地方等着他。

      宾馆是特意选在距路易斯诊所不远的街区,走大概十分钟就能到,虽然位处市中心价格很漂亮,但是就这么一两个星期也没什么大不了。

      李熏然接过纸巾擦了擦,起身掸了掸自己身上的碎渣,紧跟着凌远出了门。


      *****


    “嗨!你们来啦!这边。”李熏然每次听路易斯说中文都有一种违和感。

    “嗯你先把你手上的病人接待完,我们在你办公室等你。”凌远冲路易斯的办公室昂了昂下巴,路易斯向凌远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就开门让他们进去等他。

    “人家办公室比你的大好多啊,采光还好。”李熏然找了个单人沙发就把自己扔了进去。

      凌远不置可否地挑挑眉,自己也给自己挑了个面对李熏然地方坐。

    “他是心理医生在办公室接待病人,我在手术室接待,这个比不了,第一医院的手术室也挺好的下次带你参观。”

    “久等了,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今天的安排。”路易斯小跑着进来,到自己办公桌上拿凌远之前给他发的资料和他做的安排。路易斯穿的是休闲西装,没打领带,整个人看上去和街拍的外国模特似的,果然是外国基因,这年头医生长得都挺帅啊。

    “咳咳!”凌远咳了两声吸引李熏然的注意力,李熏然一脸你认真的吗转头看了回来盯着壁画发呆。

    “一人一份,今天主要能就是一个基本介绍了解,让你知道我能帮助你什么,不是骗人的。”路易斯给两个人一人和自己各准备一份打印装订好的文件,但是全程都是转头冲着李熏然说的。

      李熏然点了点头,但是翻了几页文件就放弃了,全是各种不认识的英文单词,就看得出是个日程表。

    “啊凌晚上回去会给你翻译的,现在咱们开始互相介绍一下自己?”路易斯看李熏然翻了两页就停下来了,凌远之前也嘱咐过自己,他直接开始了今天的治疗。

      话音未落,李熏然和路易斯都直接看向凌远。

      凌远翻治疗计划正翻得认真,后知后觉发现没声了才抬起头:“嗯怎么了?”

     “我们要开始了,我们只有一个半小时。”路易斯指了指门又敲了敲自己的手表。

      李熏然有些惊讶路易斯是开口轰人的那一个,凌远低头拿上自己那份资料,手机,外套就起身打算离开了。

     “我就在门外坐着,你出门就能看到。”凌远的目光扫过两个人,在李熏然脸上多停了两秒就推门离开了。

     “好了让我们正式开始吧。有叫我辛德纳医生的,当然了我更希望你叫我路易斯。”

     “我叫李熏然,凌远应该跟你提过。”李熏然接过路易斯给他倒的水,搁在茶几上,美国人这喝凉水的习惯他还真是不习惯。

     “嗯凌和我两个月前在交流会上碰到的,当时他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他……”

      李熏然就静静地坐在沙发里,听路易斯讲自己被绑架时候凌远失魂落魄的种种,听他一层一层解释强调本我的重要性。

      加州高大的棕榈树很多,从诊所的高层看下去路边全是一排一排的高大的树。配上蓝天白云,让人莫名地感到舒畅。

      李熏然不知道在盯着哪点发呆,路易斯却没有停下讲话的意思。凌远委托他的是开导李熏然的幸存者内疚心理,李熏然需要知道他自己的存在很重要,无论是对于谁而言都是。

      李熏然作为一名警察,他崇敬这个神圣的职业,他坚信正义,热爱在他羽翼庇护之下的一方人民。然而凶手最残忍的是当着他的面,残害了无辜的受害者,打破了他坚持多年的信仰,给予了他深深的绝望与无力感。

      李熏然他没有错,他也绝不需要被别人的罪行所惩罚。

    “嗯我知道的,那么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李熏然偶尔的会回答一两句,和路易斯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一个半小时过得非常快,等秘书打内线电话提醒路易斯下一位客人已经到了,李熏然才发觉时间原来可以过得这么快。

    “好的,马上告诉他稍等。”路易斯挂了电话,起身先李熏然几步给他开门。

    “谢谢。”李熏然收拾好东西,向他致谢。

      路易斯微微摇了摇头:“小事情,凌很久之前就跟我详细讲过你的情况,所以治疗会很顺利的。”李熏然点点头打算出去,他已经看到凌远了,凌远看到门开也起身了。

    “关于你拜托我的事,我不会告诉凌,请你和凌自己谈谈吧。”路易斯在李熏然跨出去之前又说了一句。

      李熏然脚下停了一下,再次点点头,跨出去在门口等正走过来的凌远。

    “我要去趟洗手间。”

    “嗯在走廊尽头右手就是。”凌远一手接过了李熏然手里的东西,另一只手指给他看。

    “治疗很顺利,凌你不用担心。”李熏然能听到背后凌远和路易斯交谈的声音直到他拐进卫生间。

      等他出来两个人依然站在办公室门口,只不过这次换成了英文。看李熏然回来了路易斯住了嘴,他只依稀听到辨别了一个词。

      Trust. (信任)


      *****


      一个多星期时间过得飞快,只来得及进行最基础的沟通,之后的治疗会通过网络视频来完成。

      主要是凌远不想在加州呆了,非要带李熏然去拉斯维加斯,弥补之前他们没进行的美国之旅的遗憾。

    “没想到你还热爱赌博啊。”李熏然看着兴致勃勃的凌远感叹道。

    “酒店送的筹码用完就不玩了,走,下去了。”

    “真有想逮捕你的冲动。”

    “这是美国,带着你护照,万一有人觉得你不满21不让你上赌桌你把护照给他们看。”

    “我怎么可能像不满21的啊!”

    “外国人容易,带着吧。”李熏然无奈之下拿起护照塞到了外套兜里跟着凌远走了。

      凌远给李熏然演示了几次二十一点的玩法就让李熏然上桌继续玩,他还给他点了杯搅拌调制的马提尼。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之后你要是还想玩咱们再继续。”察觉出李熏然有点疲惫,凌远就劝他下了桌,好在李熏然也没有多留的意思,反正就是图个乐。

    “嗯好,回去了?”看了看表才刚九点,夜生活其实才刚刚开始。

    “还有个地方要去,很快。然后你记得问问简瑶啊你妈妈啊有没有想要的衣服包要咱们买,那边就是奢侈品店。”凌远领李熏然走到出租车等候的地方,叫了辆车给李熏然打开后门让他进去,自己坐到了前面。

    “她们之前就给我发了张单子,连简萱都要我给她买好几样,你等等我找找。”李熏然抱着手机在后面翻找,凌远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

      出租车开的还算平稳,路途也不算长,很快就到了。

    “找到了,给你看,我一个也不认识。”李熏然把手机递到凌远眼前,凌远扫了一眼表示也没几个自己认识的。

      结了车钱,两个人立在大楼前面面相觑。

    “大晚上来参观博物馆?”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操着哪国语言的人都有,看来是个旅游景点。

    “嗯。”凌远到也没多解释,带着李熏然找了个柜台就过去了。

      这买票的真多啊,李熏然瞅着凌远从兜里拿出一张提前填好的纸递给柜台。

    “熏然,护照。”

    “哦。”李熏然也没多问就把护照递给了凌远,凌远会提前安排好行程,反正他英语也不好帮不上什么忙。他也就理所当然地错过了柜台小姐对凌远说你的男朋友真可爱。

      李熏然抬头望着的这大厅,灯火通明的,墙上挂着大大的徽章。

    “熏然来这里签个字。”凌远拉回来李熏然的跑神,李熏然凑到柜台前拿起笔把凌远指的地方签了。

    “还有别的吗?”美国治安把关很严的感觉,怪不得谢晗在美国混不下去了要来中国。

    “就这个。”凌远把那张纸和信用卡递给柜台小姐,把护照拿回来递给李熏然。

      李熏然继续抬头看,就是发现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站在柜台前。不远处的一对男女办完了,身后的人群爆发了掌声口哨声,在欢快的气氛下那对情侣拥吻了起来。

      李熏然他现在好像明白凌远带他来干吗了。

      骗婚,准确的说是已经骗完婚了。一纸婚书拿在凌远手里,发觉李熏然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了,凌远有点尴尬站在那里。

      李熏然没说话一个人走出了办结婚证书的大厅,凌远紧随其后。

    “熏然,我…”

    “你盘算多久了?”李熏然突然回头站在台阶上问。

    “从你拒绝我求婚的那天起,我…”凌远没了骗李熏然签字时的胆子跟小媳妇一样站在那里唯唯诺诺地回答问题。

    “美国合法?”

    “嗯合法,熏然你不生气吧?”凌远及忙追问。

      李熏然没有回答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扬起小小的弧度,他其实也有点喜欢凌远给他的小惊喜,但同时也明白,等回到中国一切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回去吧,我困了。”李熏然径直走下台阶把凌远甩在后面,毕竟他骗人了,也没有再去多看身后那大楼一眼。


      tbc.


      FYI:我只写HE,请不用担心(・ω・)ノ

评论(17)
热度(213)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