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4.追逐

04.追逐


      李熏然是因伤休假,可以踏踏实实地休息一段时间,凌远就不是了。

      上飞机之前,回国要参加的会,要出的差,要办的事,要这个那个的,邮箱都爆了。

     “好我知道了,你让车明天早上7点30在华新路东边等我。”凌远侧着脑袋夹着电话,用眼神阻止了李熏然动手拿行李,他打开车后备箱把行李塞进去。考虑到自己伤的是肩李熏然也没有自告奋勇地冲上去,安安生生地站在旁边看着凌远。

      东西都放好了,两人各走一边上了车。

     “我把你送你爸妈那里去?我明天就得去出差,你妈妈会多给你熬滋补汤,我就……”凌远趁着红灯侧头跟李熏然絮絮叨叨地讲,又时不时瞟他眼睛一眼确定他没嫌自己烦。

      凌远的小动作落在李熏然眼里一清二楚,他一脸面无表情偶尔点下头,但是在凌远专心开车的时候嘴角又忍不住上扬。

      这人呐,做了亏心事就是比平常好说话,这一路回来凌远除了原则问题基本上什么都依了李熏然。把李熏然伺候的比老佛爷还好,吃药端茶递水就不用说了,往常不让多吃的甜点每餐都加了量。

     “行,也耽误你这么多天了。”李熏然微微侧头回复道。

     “哪有耽误,本来我也该休假了。等下我把路易斯的视频账号给你,时间都写好了,我回头也会打电话给你的。”凌远嘴上说着,手上打着轮,一心两三用。

     “嗯我知道了,把我送回去你也赶紧去休息吧。”李熏然稍稍转过头去看着凌远的侧脸,长途飞行他脸上还是带着点疲态,却专注地注意着路况,嘴里还不停地嘱咐自己。

      李熏然爸妈家这条路凌远早在自己心里走了无数遍,虽然实战操作也就一两遍,还是停在两条街口外,但是这次可是光明正大地停在了他们家楼下。

     “到了,行李我给你拎上去?”凌远停好车,看向李熏然。

     “就一层,几步路我自己能来。”李熏然摆摆手示意凌远把箱子给自己。

     “一堆化妆品和包呢,沉我来吧。”说着就往单元里走,四五节台阶两三步就完了,凌远把箱子给他搁到了防盗门外,“记得吃药视频啊。”再次叮嘱完,凌远紧了紧大衣就打算走了。

     “凌远,”李熏然站在门口突然出声唤了凌远一声。

     “嗯?怎么了?哦对路易斯视频账号,瞧我这记性。”凌远从兜里掏出早已写好的便签纸,大跨步从单元门口跑过去递给李熏然。

      李熏然笑着摇了摇头,他叫他不是为了这个,他其实也忘了。“谢谢。”凌远在他面前站定,他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了一声谢,为了太多事情。

     “没事,你一定要记得11点前睡觉,就算时差也要躺床上……”凌远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被一个拥抱打断了。

     “嗯,谢谢。”李熏然只是轻轻地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信赖地抱住他。久违的体温,让双方都有点无从适应。

     “熏然……”凌远轻轻把手搭到李熏然的背上,缓缓地抚了抚他。

      两个人就静静地抱了那么一会儿,然后心有灵犀一般地同时放开了手,让对方离开。


      *****


     “爸妈我回来了!”李熏然打开房门,立马笑意满面地和他父母打招呼。

     “熏然回来啦!”知道李熏然飞机时间,李爸爸李妈妈也在等,看儿子状态不错也很高兴,这美国去的值。

     “嗯你们不用等我,快去睡吧,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东西明天再收吧,先洗漱休息。”李妈妈拉着李熏然就想往卧室带。

     “我明天就要去洛河村那边派出所报道了,得收拾东西。”李熏然拉着妈妈的手摇了摇头。

     “洛河村?你去郊区的小村子里干什么?”李妈妈瞪着面前不说话的父子二人,“好啊你们,串通好了瞒我是不是!你说你当个警察局局长就了不起了啊!咱儿子刚痊愈还没养伤呢,你怎么又把他发那么个偏远地方去啊……”

     “妈,是我自己想去的。”李熏然拉着李妈妈到沙发上坐下,好好安抚她,“我不是答应你不再上一线了吗?这调到郊区去做个小民警多好,你也安心不是?”

     “你啊,我们就图你个平安,你去那做个民警,你……”

     “妈,我周末都会回来的,赶紧让我去收拾东西吧,那也能早点睡,要了解情况你继续问爸啊。”李熏然一甩锅赶紧就跑了,留李局长一个人实力背锅。

     “你说说你一个警察局局长,你……”听着自己老妈开始教训老爸,李熏然嘿嘿直乐跑去收拾东西了。

      药量在美国的时候已经适当地减少了,李熏然睡的也还算安稳,但天刚蒙蒙亮他也就醒了,准备好了早餐,把自己行李都拖到门口,看了眼表就去叫父母起床。

     “哟熏然啊,你怎么起这么早,早餐都准备好了。等下吃完饭让你爸送你去汽车站。”李妈妈瞥了一眼李爸爸,径自去洗漱去了,李熏然同情地望了李局长一眼。

     “熏然,刑警队那边位置他们都说给你留着,你自己再好好考虑考虑吧。”李局长把车停到汽车站旁边,沉默了半天才开了口。

     “知道了爸,没准我特别喜欢民警呢是不是,我先走了啊,要发车了。”李熏然打开车门迅速地拿上东西,挥了挥手就跑进车站了。

      李局长望着自家孩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李熏然他能不能走出来,都是他自己的造化了。


      *****


      这厢凌院长出差回来,发现李熏然联系不上了就傻眼了。电话电话打不通,短信短信发不到。下了班奔到警局一问,这才知道李熏然一个星期前就调到远郊的一个村镇派出所去了。

     “简瑶,熏然调走这么大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凌远赶紧把电话打到了简瑶那里。

     “我以为熏然和你说了啊,就你们从美国回来的第二天他就去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凌远沉默了一下,原来,那天的拥抱不单单是个道谢。“那你把他地址告诉我吧。”

      简瑶思量了一下,熏然并没有告诉凌远,但是为了李熏然,她还是得告诉:“洛河村派出所,你在导航上一搜就能找到。”

     “知道了,谢谢。”说完凌远就挂了电话,回家赶紧炒了几个菜,把早上就煲上的汤装到保温桶里,穿上外套就往那远郊的派出所赶。

      开车也将近两个小时,凌远把车里空调开得很大,生怕菜凉了,怕他那里没有微波炉,回头给他买个电磁炉得了。

      李熏然对天黑之后“咣咣咣”的敲门声已经习惯了,有的老乡就喜欢晚上之后没事就来蹭蹭电视,唠唠家常。

      李熏然把手上的英文书倒扣在桌面上,打开门看见凌远,他倒是愣了。

    “你怎么来了?”李熏然有点尴尬。

    “给你送吃的。”凌远递上手里的保温桶,其他话也没多说。神色也看不出生气或者怎么样,就是平平淡淡地阐述一件事。

    “我,我吃过了。”李熏然也不好意思让凌远在外面冻着,侧身让他进来。

    “那把汤喝了,我还没吃呢,借我双筷子。”凌远扫视了一下李熏然的宿舍,很小的单人间,就张床和桌子,他把东西搁到桌子上。

    “给,你没必要跑这么远来的。”李熏然看着凌远递了双筷子给他。

    “嗯不算远,你按时跟路易斯视频了吗?”凌远先把汤给李熏然倒出来推到他面前,好在还热着。

    “派出所电脑室有网,我自己带了电脑来。”李熏然坐在那里吹着汤,拿勺子一勺一勺地撇着。

    “那就行,快喝汤,排骨汤凉了不好喝。”凌远也是有点饿了,大口大口地在一旁吃着东西,还盯着李熏然喝汤。

    “凌远,我……”李熏然欲言又止。

    “我明天有手术,晚上来不了,你自己记得好好吃饭,我后天再来。你也别忘了周末去复查。”凌远也没有想让他说完的意思,抹了抹嘴,这饭三五分钟就吃完了,“汤给你留这儿,你明天再去食堂热热,剩菜我就带走了,你也该睡觉了。”

      看着凌远从进门到现在估计连十分钟都没有到,但是已经起身打算离开了,他眼眶一热,想来是被热汤熏的。

     “那你路上小心,谢……”李熏然起身想送送他。

     “别再说谢谢了。”凌远之前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问,这一瞬间他却打断了李熏然的话,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我等你回家。”

      说完凌远转身就走了,李熏然站在那里愣了愣坐回桌子前喝汤翻书去了。

      凌远坐到车里也没苦情地盯着李熏然的窗直到灯熄灭,他就是多望了两眼。人他是一定会追着不放,等他也一定会等下去。

      都追到自己门口了,凌远啊我不怕你给不了我承诺,我怕的是自己啊。


      tbc.


      FYI:在拉斯维加斯结婚,在那个大厅领的一纸婚书,不在30天内去证婚就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被州政府认可就同时等同于不被美国政府认可。然后即使证婚完婚了,不去中国领事馆做公证在中国也是不算结婚了的。于是综上所述,拉斯维加斯结婚只是为了开心而已。【并不

      要是很感兴趣可以看看这个帖子,虽然我没有撺掇大家做疯狂举动的意思,但是万一大家以后对谁一见钟情了,凌院长的方式大家可以效仿一下。【请先确定对方英文不好【千万不要当真啊2333


评论(9)
热度(160)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