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5.身后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祝福!

人真是太脆弱的一种生物……我都要咳成梅长苏了……


05.身后


      执念,往好里说是认真坚持,往坏里说是较真认死理。李熏然明白自己想抓到谢晗,哪怕帮上一点小忙,就是这么一种执念。

      这执念放不下,他就走不出。

     “上次我跟你说过了李,要是想催眠我只能使用英文,你现在的英文已经比之前有很大的进步,但是你知道这不是那么容易的。”路易斯在给李熏然做完今天的治疗,听完李熏然的话之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李熏然听着他的话也点了点头,他明白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也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嗯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继续学的。”

      听到这话路易斯皱了皱眉手上的笔在便签上划拉了几下,继续说:“你和凌说过这件事了么?”

      若不是他能看见视频中李熏然背后的钟指针变了位置,他还以为视频卡了呢。

      沉默到路易斯又要开口时,李熏然开口了:“没有,他不会同意的。”

     “凌也是为了你好,你应该找他谈谈的。”李熏然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今天麻烦你了,你早点去休息吧,耽误你时间了。”

     “没有的事,我应该做的,你也上班愉快。”

      穿着警服拿起警帽的李熏然消失在屏幕中,路易斯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穿着这衣服一天,他就永远不会停止战斗。


       *****


      好在今天没有要抓鸡找猫的事,但是两个大娘因为攀比谁家鸡蛋大打起来也不是什么简单事啊。

      李熏然靠着一张脸哄骗大江南北,调停事故从来不在话下。

     “哎哟熏然啊中午来我家吃饭吧。”李大娘拉着李熏然不松手。

      旁边王大妈也不示弱:“熏然来我家,给你炖老母鸡。”

     “我给你炖猪蹄。”

      李熏然这也是为难:“这不过节不过年的咱就不折腾了。大娘啊,我周末去城里买点别的给你们带来再给我炖,城里炖不出咱们这里的味道。”

      哄得大娘们开心了,李熏然赶紧逃回派出所,否则盛情难却就要被扣在那里了。想想自己妈妈也是,见自己总是觉得瘦,网上不是说了么有种瘦叫你长辈觉得你瘦,有种冷叫做你父母觉得你冷。

      李熏然想着就轻轻笑出了声,刨去生活中的大风大浪,幸福其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有人陪着就足矣了。他记得今晚上凌远说会来。

      李熏然下班回去就把自己的脏衣服扔到旅行袋里,塞到床底下,马上就要周末了可以回去用洗衣机洗了,他自我安慰到。环顾四周没有什么特别入不了眼的就坐下继续看自己的书去了。

    “在路上了,你饿先拿点零食,左边抽屉。”拿起手机就看到凌远的信息,顺手就拉开抽屉拿零食吃。

      平常不让自己吃零食的人怎么转性了,打开抽屉才知道怎么可能转性:“非油炸烘培薯片,健康杂粮饼干,坚果能量棒,蔓越莓干野酸枣……这都是啥呀。”嘴上这么抱怨但是还是拆开了薯片吃。

      快8点了凌远才到,“路上堵车了?”李熏然接过凌远手上的保温桶,让他脱大衣。

     “高速路出口那里有事故就都堵死了,快吃饭吧。”凌远迅速整理好,从旁边把椅子拉过来,两人都坐到桌子前。

      这几个月凌远一直在不辞辛劳地往他这里跑,说了也不听。屋里本来只有一把椅子,要吃饭就得一个人坐床上,一个人坐椅子上。李熏然也拗不过凌远,就从其他空宿舍拖了把椅子过来,两人才能好好坐在书桌前吃个饭。

     “周末复查完去农贸市场买只鸡去。”李熏然抬头跟凌远说。

      凌远诧异地看了李熏然一眼:“你想吃鸡了?我给你炖。”

     “不是,就村口那个王大娘想给我炖,我也不好吃人家鸡啊。我想吃炸鸡,你给我做么?”李熏然白了凌远一眼继续吃饭。

     “那你复查完了我带你去吃炸鸡,买鸡,再把你送回来。”

     “你周末没事?”

     “嗯应该没事。”说完两人就继续安静吃饭了。

     “我把衣服带回去洗,周末你再带回来。”李熏然洗完碗回来就看凌远已经把他藏在床底下的旅行袋给拽了出来,打算一起带回家去。

     “啊…”李熏然有点羞,这么大人了不想洗衣服还被发现了。

      凌远接过李熏然手上的保温桶,收拾好东西:“那我先走了,你早休息。”

     “嗯,路上小心。”李熏然走到门边送他,看着他上车,和自己招招手然后绝尘而去。


      *****


    “你恢复的很好,继续保持啊!”知道李熏然是警察,医生看他能静下来休养三个月,恢复如初也是很欣慰的。

      李熏然看医生拿着他X光片指指点点就跟一旁点头,说啥都点头。

      出了骨科就看到凌远站在护士台那里和别人交待事情,看见他出来给他了个手势让他再等自己一下,应该是在等自己的时候有事情找上了。

      李熏然站在一旁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再看向凌远,眉宇间带着一点疲惫,却打着十二分精神听着病人的情况,交待着相关事项。

     “熏然?熏然?想什么呢去吃饭了。”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完事了走到了李熏然身边,看他发呆就出神叫了他。

     “哦没事走吧。”李熏然随凌远回他办公室拿了大衣公文包就去吃饭了。

     “你自己去买想吃的吧,给我一份一样的就好。”凌远望着满屋子到自己腿来回跑的孩子有点头疼,李熏然看凌远一脸无措反而还挺开心。

      李熏然抱了个全家桶回来,高兴地掀开盖子瓜分吃的:“给你粟米棒,之前还有两个胡萝卜面包呢现在都没了,土豆泥你要么?”

     “你吃吧。”凌远看着一大桶的炸鸡头更疼了。

      在李熏然要对第五块炸鸡下手之际凌远赶紧开口拦住了他:“熏然啊,和路易斯的治疗还顺利么?”

      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凌远突然提起这事,接过凌远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擦擦手吸了一口可乐:“挺顺利的怎么了?”

    “没有就是问问,那个之前咱们在美国的时候我问路易斯能不能给你催眠让你忘掉全部的事,他但是就叫我和你谈谈,我拖到现在。”凌远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李熏然确定他没什么大的反应继续往下说,“我知道你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尊重你的想法,也会一直陪着你。这是一些专业词汇的书,你看看会有帮助。”凌远从包里掏出一本书,在有些页还有彩色的标记纸。

    “嗯,谢谢。”这次李熏然谢谢说的很快没让凌远打断,还是看着他眼睛说的。

    “我接个电话。”凌远把书递给李熏然自己接起电话,“好我知道了,马上送手术室我马上就到。”

    “有急诊?”

    “嗯,你待会去买东西打车,然后衣服什么的都在家里你记得拿走…”

      李熏然打断了凌远的话:“凌远,你快回医院吧,能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就当为我。”

      凌远神色复杂地望向李熏然,站起来抄起大衣就走了。

      活下去,才会有更多的希望不是吗。李熏然继续探头在全家桶里翻找自己还想吃什么。


      *****


      李熏然先打车去买了只鸡,提着回了他和凌远的家,拿上衣服,还有旁边的零食又回去他父母的家。

     “熏然啊,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李妈妈看李熏然这大包小包的过来有点奇怪,但是也没多问。

    “复查完了,该回去了,就是来见你们一下。”李熏然打算晚饭后就回去了。

    “行,那你晚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李妈妈以为旅行袋里的衣服还没有洗就拉开拉链打算帮自己儿子,打开却发现都已经洗好叠好分门别类地好好装在旅行袋里。

    “妈,那个…”李熏然没来得及拦住,有点尴尬地接过旅行袋重新拉好。

    “熏然啊,这人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对你好,你有人照顾着我们也放心。”李妈妈看自己儿子被戳穿奸情的焦急样多少也猜到了个大概,从收拾东西的手法上来看也不是个女孩子,李熏然这心虚样更是给了证明,“有时间带人家来家里坐坐吧,你爸那边我说。”

      姜还是老的辣,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李熏然只能在一旁点头,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凌远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不是,想到这李熏然不由自主地挑起嘴角。

      李妈妈看着李熏然笑得那么自然,眼睛里带着光,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拒绝的呢?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经历了那么多,自己只希望他好。

     “路易斯八月会来潼市交流,你赶紧学英文,哪里不会问我。”凌远的短信不期而至,时间在走,日子照过。

      后来李熏然才深切地明白,自己身后,有的是家。


      tbc.

      

      FYI:下章完结,高糖预警。

评论(13)
热度(142)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