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凌李】同行 06.终章

06.终章


     “不行,凌远你别盯着我读英语。”李熏然把书一扣,读不下去指责起了凌远。

      凌远一脸无奈,自己什么也没做就坐那里看资料:“你上学时候是不是也坐不住?”

     “我当时一心想读警校。”李熏然煞有介事地回答道,把书翻过来继续看。

      之前两个人互相都瞒着对方的时候,李熏然只想一心一意好好学英语,能跟路易斯沟通,让他给自己进行催眠治疗。到后来凌远提出来帮助自己,李熏然反而觉得英语学不下去了。

     “你要真的觉得读不进去就把视频关了吧,你自己回屋看书,别一个人在电脑室呆着了,有问题再给我电话。”凌远妥协地说,李熏然思量了一下点了点头,跟凌远说了再见挂了视频。

      不知道凌远用了什么方法让路易斯能来潼市交流,李熏然这是盼着也不盼着,他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勇敢地面对,但是走到现在他才知道,这一路走的是多么不易。

      这几个月凌远不光是个医生,顺便还当上了家庭教师,指导李熏然学英文也是煞费苦心。不是他不认真,而是真过了学习的年龄。

      一转眼八月就来了,李熏然也不知道自己这英语水平到底怎么样了,毕竟也不会去参加个考试测测。

      就等着路易斯来了,凌远代表医院去接的机,李熏然就没去凑热闹。

    “你跟李谈过了?”路易斯系上安全带侧头问凌远。

    “谈过了,单方达成了共识,要不然我来接你做什么。”凌远斜了路易斯一眼表示不屑。

    “你骗我过来交流!实际上是为了你的小情人!你滥用职权!我要告发你!”路易斯用英语嚎得开心。

    “再不闭嘴我就把你扔在高速公路上。”凌远用中文回得冷漠,“跟熏然说你是来交流的。”

      路易斯轻哼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凌远实力护夫,要是真把他扔高速公路上他找谁哭去。

    “我明天一定准时到医院做演讲,然后吃饭回医院,下午一点跟李见面做治疗。”路易斯拎着行李箱站在车旁边探头跟车里的凌远说。

    “嗯好好休息,我还有个手术得回去。”其实凌远还是挺感谢路易斯答应来中国,也很抱歉自己实在没时间多留。

    “请我吃饭吧!”路易斯大言不惭地趴到车窗上。

    “往后退。”路易斯下意识地往回迈了一步,凌远一脚油门就走了。

      惊恐地看着自己被掀起的衣角,路易斯默默拎起箱子去酒店前台领房卡。


      *****


     “李你确定你要这么做?”治疗的当天路易斯再三向李熏然求证,李熏然点了点头。路易斯看向凌远,凌远看李熏然一脸决绝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李熏然有点躲闪凌远的眼光,他怕看见凌远眼中的难过,他的坚持就会动摇。

      凌远一言不发地率先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了他们。李熏然熟悉他的办公室会很放松,对治疗有好处。

     “凌走了,那我们开始吧,还是像往常一样聊聊天,你顺着我的引导就好了。”路易斯坐在单人沙发上,李熏然坐在旁边的多人沙发里点头。

     “我一直在努力回想谢晗的一些特征,但是因为那些经历总是没办法集中。”李熏然缓缓地说道,每一次回忆都像是把自己置身于冰凉刺骨的深海中一般。

     “我们有针对性的来想一想,我想你应该有印象谢晗在哪一次暴露了自己的体征。”路易斯打算带着李熏然一点一点回溯然后再慢慢催眠他,因为他也知道李熏然对催眠有一定抵抗。

     “嗯…他在催眠我,在另一个地下室,放着音乐…他…”李熏然的眼中漫漫积起阴霾,开始微微失神呼吸急促。

     “李,看着我,放松,你现在在凌的办公室,没有事的,你不在那个地下室,深呼吸,对深呼吸。”路易斯出言迅速阻止李熏然沉溺于回忆之中。

     “嗯…对…我在凌远的办公室,不在地下室…”李熏然无意识地重复着,眼神还是无法聚焦,直到他用余光扫到凌远饮水机旁的杯子。

      画着唐老鸭的马克杯与整个办公室冰冷的现代风格一点也不搭配,甚至有点格格不入的意味。那个杯子是他们一起去超市挑的,专门放到凌远办公室给李熏然当喝水杯子的。当时他自己挑的,觉得可爱,甚至还想买个米老鼠给凌远,但是被他一口回绝了,不过唐老鸭还是留了下来,在凌远办公室安了家。

      他以前来医院办事的时候顺道来凌远办公室,凌远总会拿这个杯子给他一杯温度刚刚好的水,告诉他慢点喝。

      有几次他住院的时候,凌远会把杯子带到病房,让他用熟悉的杯子喝水吃药,哄着他开心。

      这就是了,凌远没有被他的选择杀死,一切都是谢晗创造的幻境。

      看李熏然眼神渐渐恢复清明路易斯也送了好大一口气,砸了自己招牌事小,凌远不宰了自己才是事大。

     “深呼吸,不要陷入回忆里,你就当再给我讲一个故事。”路易斯打算换个角度引导李熏然。

      李熏然深呼吸了几次之后继续回忆:“他当时准备了很多针管,装着药剂的针管…他…”

    “没事了,李你是安全的。”

    “他不停地给我打针,左边一针镇定,右边一针兴奋…但是我一直没有屈服…我们就一直对峙着……”

    “很好李,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是安全的。”路易斯观察着李熏然的反应,准备给他进行催眠。

    “我很难受…他也很急的样子…他没有成功我就很高兴…他继续给我打针…然后他撸起了袖子…他手腕上有一个胎记…闪电标志一样的胎记……”

      路易斯听到李熏然虽然断断续续地在吐露,但是却已经把核心点找到了,在没有催眠的情况下:“李你还记在哪只手吗,那个胎记?”

      李熏然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因为谢晗与他是面对面所以他的左手就是谢晗的:“右手。”李熏然迅速地报出。

      李熏然的视线还是落在那个马克杯上,路易斯唤了他一声:“李,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你不需要催眠,你已经克服恐惧想起来了!”路易斯有些激动地拿手在他眼前晃着。

     “啊!”李熏然后知后觉,“谢晗的右手腕又一个闪电状的胎记!”李熏然从沙发上跳起来拿出手机就给傅子遇打电话。

     “喂熏…?”傅子遇招呼都没打完就被打断了。

     “喂子遇,我李熏然,你赶紧往谢晗的通缉令上加上右手手腕有闪电形胎记!赶快!”但是听李熏然如此着急就迅速地夹住电话,双手在键盘上敲打起来,给中国美国,乃至全球的警方的通缉令都加上了这一条,至于是怎么加的就是傅子遇的小技术了。

     “你怎么知道的?”傅子遇飞速敲打着键盘,编写着监控录像不光人脸识别,还有手腕处的捕捉程序。

     “我回忆知道的。”李熏然说的轻描淡写,傅子遇也没有多问。

     “你帮了大忙了!有新进展会通知你的!”

      李熏然高兴地挂了电话,看路易斯正坐在沙发上欣慰地看着他,能说出来就是巨大的一步,比起当初一回想就会惊叫眼前一片黑暗,现在李熏然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谢谢!”李熏然由衷地向路易斯道谢,整个人冷静下来才发现一身冷汗,被空调吹地打了个冷战。李熏然走到饮水机旁边,轻车熟路地拿出纸杯给路易斯接了杯凉水,自己拿起唐老鸭的杯子看了一眼一点灰都没有,给自己也接了点水。

     “还催眠么?”路易斯试探性地问。

      李熏然笑了带着点释然的味道:“不需要了。”


      *****


      那天结束后凌远送李熏然回了家,李熏然拉着凌远毫无预兆地见了家长,凌远吓得失了往常的风采。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连台词都没有准备,总不能说请把您儿子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他的。

      凌远站在冷哼的李局长面前就跟被逮了的小偷一样,李妈妈倒是挺喜欢眼前这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看着就比自家儿子成熟,顺便给了李局长一肘子。

    “凌远,凌远!行不行啊你?你不能开车我来。”李熏然看着出了自己家门还神情恍惚的凌远,有那么可怕么,他父母明明什么都没做也没说。

    “啊?啊!熏然啊,我送你回去。你下周四能到医院去找我一趟么?”凌远坐在车上定了定神,转头问李熏然。

      李熏然歪头想了想,下周四18号,自己生日,凌远想给自己个惊喜?

    “行,我回头过来。”经历了这么多,凌远永远在他左右一起同行。

      得到了李熏然肯定的回答,凌远舒了一口气,开车把李熏然送回了宿舍,两人一路上言笑晏晏。

      无论哪一次,我都不会放手让你一个人走。


      *****


      李熏然是开车到医院的,准时还提前了几分钟。

      凌远和保安一同站在医院大门口,凌远向李熏然挥手示意他把车开到医院门口。

      凌远给李熏然开了门,凌远向他伸出右手:“跟我走么?”

      望着凌远笑眯眯的眼睛,李熏然把手搭到凌远手上。

    “李警官,谢谢你帮我赶走过乱停车的。”保安上前递给李熏然一只系着白色丝带的花草,李熏然愣愣地接过,看着保安开车远去,顺着凌远的牵引走到医院大厅。

      大厅里人很多,但是守着自助取号机的医院工作人员看见他们跑了过来,依旧递给李熏然一只那样的花草:“李警官,谢谢你帮我教训过那些票贩子。”

      对方给了李熏然一个大大的微笑,李熏然有点无措地转头看向牵着自己的凌远,凌远只把自己手中的手握的更紧,朝他点头微笑,这些才是他应得的。

     “李警官,谢谢你每次进电梯都对我问好。”接过电梯工送上的花草,李熏然觉得自己眼眶热热的。

     “李警官,谢谢你帮我捡过散落的病历。”经过护士台,小护士叽叽喳喳瞬间就安静了,递花草的同时还摸了一下李熏然的手。凌远瞪了小护士一眼,又不好爆发。李熏然嫌弃地瞥了凌远一眼,自己安排的,别人加戏怎么了。
      路过骨科,赵启平倚在门口:“熏然,谢谢你啊师兄总算不那么可怕了。”两个人同时笑出声不管旁边的凌远。

      一路上,认识的不认识的,太多人都给李熏然递上了花草,因为他是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他所作出的一切都值得尊敬。

      走到凌远办公室那一层的时候,李熏然手上那一只只的花草已经要凑够一束了。

    “还有什么节目?”李熏然拉着凌远的手晃晃问道。

    “你等下就知道了。”凌远但笑不语。

      推开门进到凌远办公室,简瑶,薄靳言,傅子遇,甚至凌欢也在。

   “你爸妈知道我今天干什么,但是就不麻烦老人家了。”凌远松手让李熏然走到屋里四个人面前,去拿最后的四只花草。

   “熏然哥,我能这么叫你吧?谢谢你让我多得了零花钱。”最先是凌欢,还给了李熏然一个大大的拥抱。

      李熏然笑着点点头,用眼神扫了一眼凌远,回去再坦白从宽。

      然后是傅子遇:“熏然,谢谢你大义救了我们所有人。”傅子遇说得认真,李熏然也明白他是指医院他被催眠的那一次。

    “也谢谢你。”李熏然已经差不多可以自然地回想当时的每一个画面了。

    “李熏然,谢谢你给出的一切线索。”私下的薄靳言少了高冷,多了一点点情商。

    “熏然熏然,谢谢你,作为最好的哥哥,家人。”简瑶打断了薄靳言,许久不见李熏然直接抱了上去。

    “嗯不客气,瑶瑶。”李熏然拍着简瑶的背,简瑶在死命吸鼻子这么开心的时候可不能哭出来。“瑶瑶啊,偷偷告诉我这些枯草是啥?”李熏然偷偷在简瑶耳边说道。

      简瑶一脸无语看着李熏然:“薰衣草和满天星,别管这么多了,站中间去吧你。”简瑶把李熏然推开,让他站到了众人的中间,等候多时的凌远对面。

      不出所料,凌远再一次单膝跪到了李熏然面前,手里拿着个小盒子:“上次是我说错话了,不应该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第一次比较紧张口不择言,这次就好了。” 李熏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众人也在旁边哄笑。

      等李熏然敛了笑意,凌远再次认真坚定地开口,望进李熏然的眼睛,甚至是灵魂:“李熏然,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完余生么?”


      END :)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凌李的三部曲到这里也要告一段落了。

      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大家的点赞,推荐,和评论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遇上凌院长是个人就得沦陷,更别提李熏然那个道行的了。但是两个人毕竟是两个人,磕磕绊绊一路走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同行,真正的走到一起。

      再次感谢!敬请期待新文!

评论(20)
热度(271)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