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楼诚】不可说 01

感谢大家对我的不离不弃!我只想告诉大家我还活着,但是这个学期的教授都想让我死……

新文来啦!希望大家喜欢!


【楼诚】不可说


01

      阿诚他有一个秘密,从小到大他只告诉过一个人,换来的只是无尽的毒打和咒骂。

      于是他也就再没告诉过别人,不过他相信总有那么个人能让他毫无顾忌地脱口而出。

      望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阿诚有点跑神,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了。

     “阿诚哥来吃饭了啊,发什么呆呢。”明台骤然推开了门,拉扯着阿诚就往楼下走。

     “没大没小,不知道敲门啊。”阿诚口头上说着,但是还是起身和明台一起下楼。

     “明台,阿诚来来来,刚炖出来的鸽子汤,都盛点。”明镜招呼着自己的弟弟们坐下,微微起身想给他们递勺子。

     “谢谢大姐我来吧。”阿诚跨了一步在明镜从椅子上起来之前就接过了勺子。

     “还是我们阿诚懂事,明楼你说说你,就知道吃。”明镜往后靠了靠数落起早已坐在桌上开始喝汤的明楼。

      明楼无辜地看着明镜,自己跟那两个小的比,早就乖乖坐到饭桌前等着开饭了,这还有错了?

      阿诚侧头给明楼递了个眼神,没有半点同情全是幸灾乐祸,手里给明镜盛了碗汤。

      明楼摇摇头,得得得全是他的错,这时候还不能开口,开了口这顿饭就得变成讨伐自己的了。

      这个明家说的算的事情吧,也就是告诉外面骗骗不知道实情的人。

     “阿诚你别忙了,吃饭。”明镜挥着手让阿诚别管明台和明楼,“都是有手的人,让他们自己来。”

     “好。”阿诚拉开椅子,在明楼右侧坐下。明楼给了他一个眼神,写满了你啊你啊。

      明台默默自己拿起勺子盛汤,阿诚哥家里乖巧的跟什么似的,出门那就是个大杀器,不对自己好像在家也不敢惹他,毕竟零花钱还指望着他给,不过大姐在家啊,自己怕什么!想着想着明台就嘿嘿地傻乐了出来。

     “哎呀明台你这孩子傻乐什么呢?”明镜看着自己左手边的明台傻乐,右手边的两个弟弟完全不动声色。

     “哦没事,鸽子汤好喝!”明台端起碗向明镜撒娇。

     “你这个孩子,明明还没喝,不是逗大姐开心么。”明镜抬手朝他那边虚挥了一下,但是嘴角的弧度却掩饰不住。

     “我就是要让大姐开心啊,大姐你也喝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明台邀宠一般的又往明镜那边凑了凑。

     “好好好,就你会讨大姐开心。”明镜拿起碗舀了一勺汤,“你看看你们两个,天天早出晚归的,忙得都不着家,也不知道你们在忙个什么!”明镜扫过明楼和阿诚,看着两个大脑袋顶就数落了起来。

      阿诚赶紧瞟了一眼明楼,看对方也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想笑赶紧抿住了嘴。你来。阿诚用眼神表达了这个意思就迅速低头喝汤。

      大姐宠你,我来就是往枪口上撞。明楼的意思阿诚明白可是却偏偏低头喝汤不理他,明楼无奈只能放下汤匙看着大姐,一脸真诚地答话。

     “这上海的经济不是有的忙啊?”明楼三两拨千斤,避重就轻地答了明镜,但是他也明白明镜不会无端地发难,“大姐啊,这要是一个人在家无聊,就让明台多陪陪你。”明楼抬手指着对面的明台,拉着一起下水。

      明台瞬间瞪大眼睛看向明楼,我还得执行任务呢。

      任务什么的不都是我安排的么,你急什么。“明台你多陪陪大姐。”明楼强行镇压了百口难辩的明台。

      明镜知道自己的弟弟安了什么心,翻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前些日子在苏医生家看见了只小狗,挺可爱的。”

      哦感情是要养只动物,也好这能吸引点注意力。明楼点点头表示赞同,心里转了十弯八弯。“阿诚啊,明天就帮大姐去挑只纯血乖点的狗回家来养。”

    “哦好。”阿诚也放下汤匙,先看着明楼点了点头,又转头朝向明镜。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就是只狗你也要让人家阿诚跑。”得今天这饭干脆叫我明楼说什么都错好了。

      明楼只能一边赔笑,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还不帮忙?明楼瞥了阿诚好几眼都被他假装无视了,但是在明镜又要开口之前,阿诚先张了嘴。

     “大姐,大哥是怕那狗市太嘈杂了,大姐不喜欢,但是这挑选狗不是我看的上就行了,毕竟是大姐养,这得和大姐眼缘,我明天陪着大姐一起去吧?正好逃个不扣工资的班。”朝明楼眨了下眼,示意他话我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要是再不顺着说就是自己找骂了。

      看着对面偷笑的明台,等自己批假的阿诚,家里的孩子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明天就让阿诚陪着您去,咱们挑只合心意的。”明楼拿起筷子给明镜夹了点菜到碟子了。

    “这还差不多。”明镜满意地点点头开始动筷子,其他人也拿起了筷子。


      *****


      阿诚把车开到街口也没法再进去了,把车停好,打开车门扶明镜出来。

    “大姐到了,小心着点。”其实除了巷子窄点人多点嘈杂了点,其他倒也还好。放眼望去满满的全是一篮子一篮子的小奶狗,和关在铁笼子里的大型犬。

    “嗯走,咱们挑狗去。”明镜把手搭在阿诚的臂弯,左右看了看,虽然不习惯着氛围,但是还是被满目的小动物吸引了。

      阿诚领着明镜走着,看着路,让明镜放心地用眼神逡巡在众多狗贩子中。

    “大姐,咱们就不要大狗了吧?”阿诚微微侧身挡住了大铁笼里的狼狗,怕吓着明镜。

    “不要了,也没想着养狗看家护院,就是养着搁屋子里有个活物,你们一个个的不在家,家里没人气。”明镜虽没有数落的意思,但是语气里带着点落寞。

    “您回头就去说大哥,老给我找那么多活,都没时间在家陪大姐了。”这种时候啊把明长官拿出来顶包是必须的。

    “就是,那个明楼,让大家都不安生。”明镜拍着阿诚的手心疼地说道,阿诚在旁边笑得开心。

   “哎去那边看看。”明镜突然被一篮雪白的小狗吸引了,往前跨了一大步,阿诚赶忙跟上。

   “这位夫人好眼光啊,这可是纯种的小奶狗,外国狗!”卖狗的一看来者穿的非富即贵,迅速地吆喝了起来。

   “这是什么狗啊,长得跟小狐狸似的。”明镜穿着旗袍不好动,站在那里伸手指指点点着篮里的幼犬。

      阿诚蹲下伸出手小心的揉了揉那几只幼犬,然后抱了一只起来凑到明镜眼前看。

    “您慧眼啊!这狗就叫狐狸狗,白的好!可温顺了!”看明镜喜欢这狗,对方更是不遗余力地夸赞自己的狗。

    “嗯看着是挺温顺的,大姐您抱下试试?这狗叫不叫啊?”阿诚把小狗小心递到明镜怀里,继续蹲下身看着篮里的其他小狗问商贩。

    “不叫不叫,可乖了!大户人家都喜欢养!”

      阿诚噗嗤一声笑出来,大户人家这话说的,但是好在明镜喜欢也到好。

    “大姐您看怎么样?”阿诚起身问明镜。

    “我看挺好,你再把其他几只抱起来给我看看。”明镜挺满意自己一眼看中的小狗。

    “好,来这只看看。”篮里的小狗都迷迷瞪瞪的,阿诚挑了只睁着眼,亮晶晶的递给明镜。

     刚才他怕小狗咬到明镜,也没敢给她醒着的。但是这只倒是看着挺乖。

      小狗到了明镜手里,通人性一般地抬头看向明镜,脆生生地汪了一声,但是由于太小声音弱弱的,可爱至极。

    “哎哟阿诚你瞧这小狗多通人性。”

    “嗯是,那就它了吧大姐?”阿诚若有所思地多看了明镜怀里的小狗两眼,和小贩商量价钱去了。

      明镜点点头,开心地抱着小狗晃荡,小狗也欢天喜地地摇着小尾巴。

      这小狐狸狗,是真通人性,还懂得来事儿,毕竟只有阿诚听懂了它叫的那一声:“带我回家吧!”


      tbc.

评论(13)
热度(166)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