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楼诚】不可说 02

我来更新了!希望大家还没有忘记前文,前文链接:01


02

      阿诚开着车时不时回头看看坐在后座抱着小狗的明镜,小狗毕竟还是小,没醒多久就又着了。也不知道这小狗是不是还太小,会不会听话了。

     “把大姐送回家了?”明楼听脚步知道推开门给自己送文件的人变回了阿诚,停下手里的笔抬头问道。

     “嗯,大姐挑了只雪白的狐狸犬,看着挺乖巧的。”阿诚把文件递给明楼,扫了一眼他桌面,把他签好的文件整理好。

     “这样也好,大姐能分点心。”明楼草草扫过文件,迅速签字。

      阿诚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回道:“记得下午三点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宣传一下我们的新经济政策,稿子记住了吧?”

     “你还不放心我?”明楼抬头反问道。

     “明长官办事,怎么可能不放心呢。”阿诚把明楼手下那份文件抽出来,转身往外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咖啡等下给你送来。”然后推门回自己秘书处去了。

      明楼看着消失在自己办公室的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果然这个家里还惦记着自己的只有阿诚了。

      阿诚把文件分发给各个秘书让他们送到不同的部门,自己去给明长官亲自泡咖啡,这也是被自己惯出的坏毛病。没办法谁让他对自己其实有点不仅仅是一点点恩惠。

      然而自己对他也不仅仅想一点点回报。

      微微摇了摇头,阿诚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熟练地将咖啡泡好,倒进瓷杯中给明楼送过去。


      *****


     “明台啊,你快别折腾白雪了。”明镜坐在沙发上看着明台抱着小狗乱闹腾带着笑谴责着他。

     “大姐,白雪这名不好听,咱们起个别的名字吗。”明台抱着小狗挥舞着小狗的前肢,假装替他抗议着。

     “那你说叫什么好吗。”明镜往沙发上一靠等着明台给自己一个别出心裁的名字,看他眼睛咕噜咕噜只转,也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

     “等大哥和阿诚哥回来一起决定,毕竟是新加入我们家的一份子。”明台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所以理所当然地拉出了自己的两个哥哥来掺和了。

     “你这孩子,好吧好吧,走陪大姐去院子里转转。让阿香先把小狗带到它自己笼子去。”明台迅速地蹿到明镜身边,弯了手臂绅士的等着自己大姐。

      明镜点了点明台,倒也高兴地挽着他走了。

      等明楼和阿诚回家就看见明台站在庭院里给明镜读诗,快落山的阳光打在脸上草坪上一片祥和的景象。

      若是这不是战乱的时期,若是这不是人人自危的日子,若是这不是伪装的关键时刻,这样的日子谁不希望呢?

      明楼下意识地往自己身旁望去,发现阿诚仿佛刚刚也在看自己,但是他提前收回了目光,两个人的目光没有对在一起。

      但是两个人下一秒同步地朝草坪上的姐弟二人走去。

    “咱家小弟的拉丁文真差。”在走进听清明台在读什么时候,阿诚偷偷偏头和明楼迅速地说了这么一句。

      明楼戏谑地看了一眼嘴角噙着笑的阿诚,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明台虽然过了军统的特工训练,但是这拉丁语啊,也就是骗骗大姐,自己和阿诚听了都要笑出来了。

     “大姐我们回来了。”明楼先向前一步向大姐问好,阿诚站在一旁先是和明镜问好,然后用一种孺子不可教的眼神扫视着明台。

      明台在他们开口之前赶紧想辙岔开话题:“大哥阿诚哥你们回来了,我都要饿死了!咱们赶紧回去吃饭吧!”然后撒腿就跑了。

     “明台你小心点,别跑别磕着。”

     “大姐,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明楼皱着眉无奈地应道,得到的只有一个白眼,明镜也赶紧往大宅走了。

      明楼朝阿诚摊摊手用眼神问我这是又做错什么了。阿诚习以为常地笑了出来,你什么都做错了。

      等他们进到屋子里,就见雪白的一道迅速跑到了脚边,蹭着阿诚的裤子转圈转得欢快。

    “哎哟这小狗喜欢阿诚你。”明镜看着也觉得新奇,小狗还轻轻叫了几声附和。

      阿诚差点笑出了声:“小狗估计是在市场的时候记住了我的味道吧,回来喂它吃东西了么?它估计是饿了。”

      其实这小狗还是挺喜欢明镜的,但是每次它跑到明镜身边就会被明台抓过去一顿蹂躏,而明楼对它而已就是陌生而可怕的一座山,也只有眼前这个人能讨要食物了。

     “倒是没喂,可是这狗吃什么啊?”这倒是犯了愁。

     “先给它点软的吧,毕竟还小。”阿诚引着小狗去一旁,按照小时候照顾犬类的记忆给小狗准备东西。

      明楼看着阿诚一心顾小狗,自己这外套拿手里都不知道放在哪里,这家里又多了一个需要阿诚分心照顾的。

    “你站门口愣着干什么,赶紧换衣服来吃饭啊。”明镜看了一眼自己不成器的弟弟,真是及不如明台可人疼也不如阿诚乖巧懂事,真的是只会浪费米。

      明楼默默地把衣服挂回房间,换了衣服下来。倒是也感兴趣小狗,就走到旁屋去看小狗。

    “乖乖吃,回头等你长大再给你买点猪肝什么的拌饭。”阿诚蹲在那里把食盆给小狗放在地上,有模有样地和小狗说着话。

      小狗也汪汪汪地回应着,小尾巴摇得飞快。

      阿诚笑的更大了,摸了摸小狗脑袋胡撸了几下它的毛:“你也是贪吃。”这碗里的还没吃几口就想要下一碗了,牙都没长齐就想吃肉了。

      明楼倚在一旁门框上:“你跟它说话它能懂啊?”

      阿诚倒也没被吓到,回头站起来:“小狗跟小孩子一样,能听懂人话,狗挺聪明的通人性。”阿诚的眼神有点飘忽,他就进厨房洗手去了。

      明楼看地上吃得开心的小狗,想着刚刚阿诚和它对话的认真样,心里也想着把这狗拐到自己那里,和自己说说话。

      有些话和别人说不得,这和狗还说不得?

      后来明楼才知道,这和狗也是说不得。


      *****


      餐桌上明台提起了给小狗起名字的事。

     “大姐怎么说?”明楼添了一碗汤问道。

     “我说叫白雪,明台他不同意。”明镜半真半假地埋怨着,给明台碟子里添了一筷子青菜。

      明台撇撇嘴:“白雪多没新意啊,这不能因为它长得白就叫白雪啊。”

      这时候小狗也跑到他们脚下蹭着,像是来听给自己起名字。

    “你还想多有新意?”明楼眼神里带着几分深意,明台这创新的思维,可千万别随了他那疯子老师,什么事都有新意,他这个上级就要急疯了。

    “起码要叫釉白雪。”明台不服气地抬头反驳。

      这是什么鬼名字,阿诚发现脚下的小狗惊恐地看着明台,又差点笑出声。小狗拒绝地叫了一声。

    “你看你看,它喜欢。”明台高兴地叫道,这狗聪明他喜欢。

      人家明明是拒绝的,能听懂的阿诚真的是要忍出内伤了。

      小狗又叫了几声,阿诚最终还是开口了,这要是真叫了这名字,这小狗要是报复心再强点,真如他叫的那样,晚上咬明台被子那也不好。

    “叫白雪挺好的,明台你起的那个名字不好叫,太长了。”

    “就三个字哪里不好叫了。”

      明楼看阿诚和大姐站了一个战线,自己也赶快做了选择:“长得那么白,就叫白雪吧。”话音未落明楼就收到了全桌鄙夷的目光,他说错什么了,那狗就是白啊。

    “名字要是狗狗不喜欢,你小心它晚上咬你被子不让你睡觉。”阿诚先看了一眼明台,特别认真地说,然后又转头看自己脚边的小狗。

      明台看阿诚一脸正经,也无奈地点头同意。

      另一边,小狗趴在了阿诚脚边也不蹭了,乌黑的眼珠里写着不解。

      看来他们两个晚上得好好谈谈了,阿诚边吃饭边想,起码首先的约法三章,把家里的规矩告诉这新来的小东西。一劳永逸。


       tbc.

评论(10)
热度(94)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