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楼诚】不可说 03

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生活中简直忙成狗,真的就差上天了……_(:з」∠)_

前文链接: 01 02


03

     “明台,大哥找你。”明诚推开明台门的时候看他正在把玩自己的微型相机,虽然在他出声的前一秒迅速地藏到了袖子里,但是他还是看了个清楚。

     “阿诚哥你怎么不敲门啊!”在看清来人之后,瞬间警惕宛如猎豹弓起来的身子放松了下来。

      阿诚撇了撇嘴扫了明台一眼,淡淡地留下了一句:“你基本功还是不过关。”就走了。徒留明台一个人生闷气,还得去见大哥,还得受气。

      大姐已经上楼回房休息去了,阿香在厨房准备第二天的早餐,大哥和明台在书房谈话,自己总算能找到个机会和心来家里的小东西好好谈谈了。

      毕竟是小奶狗,一天到晚睡不醒,阿诚把它抱起来的时候还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

     “你一看也是养尊处优的命。”阿诚掂了掂怀里的小东西,把它抱到了自己的房里。

      小东西到了阿诚房间里倒也没怕,在地毯上翻了几个滚就想往床上爬。

    “就你那小短腿还想上床?家规第一条不许上床,沙发可以。”阿诚伸手一捞把想跑远的小东西跟弄回来,举起来和自己对视。

      白雪歪了歪头,伸出小舌头呼哧呼哧地喘,乌黑的大眼睛咕噜咕噜转。

    “知道你听得懂,我也听得懂。做错事会罚,没有饭吃。”阿诚也没想真跟个小狗计较,就是规矩还是得立的。

    “汪!”你这是虐待!白雪吠了一声,但是在阿诚的双手间小短腿也就蹬蹬表示抗议。

    “你做好了谁虐待你啊,好好听话,你地位一定比大哥都高。”这话说出来阿诚都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家规第二条不许随便破坏家具。”身体在半空中太累,白雪连忙叫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家规第三条去花园方便,不许在家里随便方便。”白雪又叫了一声。

    “这条很重要知道了吗?”阿诚摇了摇白雪。

    “汪汪汪!”知道了知道了,这要是说不知道还不得被摇晃好几遍。

      阿诚看白雪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就把它重新抱回了怀里顺了顺毛,挠了挠肚子。“你这个小东西啊,也是命好。”阿诚抱着白雪摸着也不知道想什么,白雪也乖顺地窝在那里打着小哈欠,明台门敲了两遍阿诚才回过神来应了门。

   “进来。”阿诚把白雪放到地上,拍了拍它后背让它自己玩去,明台就见一抹白色从自己脚边蹿了出去,都没看清。

   “这狗个子小就是跑得快啊,阿诚哥大哥叫你过去。”明台语尾微微上扬,估计大哥又给了他什么有挑战性的任务了。

   “你也别翘尾巴。”阿诚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狗毛,擦肩从明台身边走过。

   “阿诚哥你不能这样啊,老打击我!我去找大姐告状去!”

   “告什么状?我怎么你了?我说白雪呢。你也早点休息吧。”阿诚噙着笑就下楼去书房找明楼了。

   “大哥你找我。”阿诚进门之后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坐。”明楼昂了昂下巴,示意阿诚坐到自己身侧的长沙发上。

   “我给了明台一个在江浙的文件任务,虽然有点挑战性但是不是非常困难,最难的那个是这个。”明楼折起自己手上的报纸,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电文纸。

      明诚接过后粗略地浏览了一下脸色就有点难看。

    “他真的叛变了?”见过无数次写着这个名字的嘉奖报告,现在看见的却是要除掉他的任务电文。

      明楼点了点头,“所以我决定派你去,以中统的身份和他取得联络,得到信任,再除掉他。”明楼后半句话说的有些为难,阿诚察觉了他言语中细微的东西,抬头看向明楼。

    “有什么困难的么,大哥?”看着阿诚满眼全然的信任,明楼觉得如鲠在喉。

    “你也可能会受伤。”玲珑剔透如阿诚,一点就透。一党知道自己的人叛变和另一方面接触,必然会派人除掉叛徒。自己不光是诱饵,也是后备计划,万一对方的计划没有成功,就得自己出手。

    “大哥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会完成好的。”阿诚再看了一遍电文,确认自己把所有信息都牢牢记在脑海里。熟练的从明楼的公文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纸。

      火舌舔舐这薄薄的一张纸,忽明忽暗的火苗中,明楼看着阿诚被火光照的也忽明忽暗的脸庞。

    “你自己注意安全。”明楼最后还是开口说了这句话,不是他不放心阿诚的实力,而是如果有办法,有谁会愿意自己在意的人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

    “大哥你放心,不是第一次了。”力所能及的事一定都做到最好,无法做到的事拼尽生命也要去完成。阿诚笑得诚挚,起身向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和明楼交代,“睡衣什么都准备好了,大哥也早休息,我先回去休息了。”

    “嗯,晚安。”明楼也起身表示自己要上楼休息了。

      阿诚关上了书房的门,明楼望着那扇门盯了许久,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把书桌上的文件收好,也打算上楼。

      白雪白天睡多了,这晚上一折腾也倒是精神了,在书房门前打着转,想和人玩。

     “小东西,你还没睡呢?我都要睡了。”明楼胡撸了一把白雪,就打算上楼梯。

     “汪!”毕竟还小,叫声细细的,几乎听不到,明楼也没太在意。

      关上大厅的灯,二楼阿城的房间门虽然是关着的,但是微黄的灯光从门缝底下漏出,柔软了心中的某个地方。

    “你说我和不和他说呢?”明楼不知道是问了自己一句,还是问了白雪一句,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口气,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tbc.

评论(3)
热度(84)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