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楼诚】不可说 04

小高潮完了,马上就是大高潮了!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我今天下午去苏州开会,秘书处的事情麻烦大家多上心了。”阿诚边将文件递给众人,边说道。

     “明秘书长放心。”众人纷纷应声便各自散开去做事情了。

阿诚望了望紧闭的深色木门,想了想还是把文件理了理拿去给明楼签字。

      象征性敲了两下门,听见进来二字之后便推开了门,再反身阖上门。

      明楼抬头看了一眼来人,“让他们递给我签字就好了,你先回去准备东西吧。”

     “东西都在车上了,等下直接拿上就可以去火车站了。”阿诚虽然点着头但是手上的文件却一一递了过去,明楼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一一接过签了。

     “都准备好了?”明楼在看见阿诚的神色之后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嗯。”阿诚轻哼了一声,没什么反应,这种时候太多的告别反而让事情更加难办。

      阿诚低着头明楼看不见他眼中他在询问时一闪而过的喜悦,却只看见了抬头后令人安心却窝心的沉稳。

      阿诚干净利索地收拾好了明楼桌面的文件,拿起文件,端着空杯子就打算往外走。

      明楼看他走到门口,总觉得喉头堵着点什么,纠结着说还是不说,阿诚却回头了。

     “大哥,记得让阿香喂白雪玉米粉混着内脏就好了,别喂多了。”

      没想到阿诚回头说的话是这个,明楼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阿诚看平常一脸精明的人愣忡的样子,不禁挑了挑嘴角。

      明楼看阿诚笑了出来,虽然是笑自己的傻样,也罢了。

    “大哥,”阿诚又出声了。

    “嗯?”明楼看向阿诚。

    “你就少吃点吧,我不想我回来就去给你订新西装。”说完阿诚就关门跑了,独留明楼一人对着大门笑着叹气。

      家里的孩子都长大了,都能独当一面了,也都懂事了。

      明楼踱到窗边,看着下面进进出出的职员,来来往往的车辆。神色在窗帘的阴影里看不明晰,却在看到阿诚的一瞬间扬起了嘴角。

      阿诚像心有灵犀一般,发现了在窗边看着自己的人,微微扬了扬嘴角点了点头,低头钻进了车里。


      *****


      家国天下,却总也分不出个顺序来。阿诚望着火车窗外漆黑一片,仅有村庄依稀的灯火。

      三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阿诚将桌面的文件迅速收起来,看了眼表,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硬皮书。

    “请进。”阿诚出声应了门。

    “希望没打扰阁下阅读的雅兴,我正巧看到阁下在和我读同样的书。”对方坐下,将同样的硬皮书摆到桌面上。

      阿诚神色复杂地望着对面的人,他曾经安排自己的小组去策应过眼前的人,却不想今天大家在另一种情况下坐到了一起。

    “是么,不知道阁下读到了哪里?”阿诚抬起头,神色淡然地盯着对面的人,轻轻抬手翻开自己的书,翻到了一章,微微泛黄的书页上写着加粗的章节名字:过去。

      对面的男人转了转眼球,迅速开始翻开夹着书签的一页:“那我读的比您慢了许多。”

     “‘伊始’这章很有深度,当时我仔细地阅读了很多遍,却不知道自己是否懂了作者的用意。”

     “是呀,我也思考了很久。”对方不知是迫不及待,还是有些紧张,一直用手摆弄着书角。

     “也不知道阁下什么时候能读到后面了。”阿诚自顾自的往后翻着,在快接近封底处停了下来。

      望着书页上写着的“辉煌”二字,对方颇为欣喜,一时控制不住表情。

      阿诚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两人顺势交换了书,他浅浅地摇了摇头。

    “望阁下好好品读。”阿诚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和行李箱,没有停留地走出了包厢。

    “自然,自然。”那人还在他身后殷勤地应着声。

    “辉煌”不是那书的最后一章,“幻灭”才是。

      阿诚随便找了个不远包厢把行李扔了进去,火车变道的停站隐隐露出了个样子,汽笛声也渐渐响了起来。

      他又走了大概两三节车厢,拎着公文包到了餐车,看见有一起开会的人就加入了进去。

    “明秘书长来来来这边坐。”阿诚笑着入了席,正要招来服务员点餐,却感受到火车剧烈的晃动。

      随着“咣”的一声巨响,全部人都不受控制地倾倒,桌上的酒水撒了一桌一身一地。

      被波及到的人还没来得及开骂,火光照亮了黑夜。

      阿诚下意识地拉过对面骂骂咧咧的人,一把按到地上,用餐桌将二人掩护住,却收效甚微。

      惊叫声很快就变成了呻吟声,火车被炸了,但是炸药威力没有那么大,虽然波及到了餐车,却只炸断了一半。

      其实每次他们炸药量控制的倒是都挺好的,希望救援能快点。阿诚望了眼前面几节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车厢,放心地昏了过去。


      *****


      等阿诚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闻到熟悉的消毒水味儿,听见熟悉的勃然大怒的声音。

    “上一次是‘樱花号’!这一次去苏州参加会议的列车!你们是怎么办的事!?”明楼训斥着谁不用猜都能想到,梁处长又背了个锅。

      阿诚闭上眼听着也不用听着,感受了一下身体,估计身上有点伤,但是不会太严重,动了下手臂,也就是右手折了。没什么大事。

    “彻查!我要你们彻查!”明楼忽然提高了声音将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然后阿诚听见了门锁动的声音,赶紧闭眼。

      门被仔细地悄悄地合上,凳子拉开的声音也很细微,在来人坐下后,静了三秒阿诚睁开了眼。

      看着突然睁眼躺在床上的人,明楼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张了张嘴,最后就蹦出了几个字:“醒了啊?”

    “嗯。”阿诚点了点头,望了望病房外,又看了看明楼。

    “他们应该走了,我来看我家人还不允许了?”明楼稍微扬高了声调,阿诚看小孩子一样看了他一眼,但是还是笑了。

      两个人静了一会儿,明楼还是先开了口:“什么都不用担心,家里一切都好,白雪应该也挺想你的。”明楼站起来给阿诚倒了杯水,扶着他起来。

    “那就好。”阿诚接过水杯,笑得更明显了。

      任务完成,一切顺利。

      

      tbc.

评论(6)
热度(69)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