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e

 

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的,干自己想干的。

【楼诚】不可说 07 终章

完结撒花!新年快乐!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终章

      明镜失神想了想到底是为什么会坐到阿诚面前问他,到底怎么看明家,实际上也是更想知道他怎么看明楼。替明楼问问,他不敢说出口的小心思。

      阿诚是他们收养来的,是于他有恩情,但是人家毕竟不是他们明家的童养媳。他们当初收养阿诚也不是为了图什么。

    “大哥?大哥怎么了?这次任务是个意外,跟大哥没关系的。”阿诚首先反应过来想的是受伤的事情。

    “不是说这个事情,”明镜有些哭笑不得。“我说的是你怎么看明楼这个人。”明镜的话和眼神都带着点小试探,活脱脱就是在跟亲家打听怎么看自己家儿子似的。

     “啊,大哥挺好的。”阿诚也有些哭笑不得了,心思九转八回,想的不是一件事情啊。

      大姐讲的应该是和白雪一件事了。

    “哦,挺好的啊,哪里好啊?你看他也这么大一个人了。”明镜还想多说什么,敲门声打断了他们。

     “大姐!电话!苏医生找你喝茶听戏。”还没等屋里的人应门,明台就推门进来了。

     “你这孩子。”明镜见明台进来不好再说什么,她起身走了,看着阿诚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说让他好好休息。

      阿诚还没从刚刚的谈话里缓过来,明台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了。

    “阿诚哥。”明台一脸无害地望着阿诚。

    “少来,你要说什么?”阿诚搅了搅面前的粥,稍微有些凉了,吃起来也不至于烫口。他便拿起汤匙吃起粥来,刚刚的对话太紧张没感受到自己饿了,现在就感受到胃在抱怨了。

    “嘿嘿,阿诚哥啊,大姐刚才跟你说什么了?”明台的眼睛滴流转,想都不用想,肯定全是坏点子。

    “说让你回去读书不如让你现在相亲。”阿诚随口诌了个借口。

    “啊,那可不行,我有喜欢的人了!”明台赶紧摆手拒绝。

    “那就让你大哥去,明家总要有人传宗接代。”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怎么的,话脱口而出。他也许知道明楼喜欢他,但是明楼还没跟他说,这全家人,除了他都被明楼亲口告知了。

    “更不行更不行!大哥他也有喜欢的人了!”明台一定不干了,急忙说道,但是刚说出来就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急忙补充道:“阿诚哥你别误会,大哥他吧,他……”明台都要把自己的表情皱到一起了,也没想出个措辞。

   “行了,你别闹腾了,帮我把碗拿下去洗了。我累了,先睡会儿,回头再叫我。”阿诚倒是没有骗人,突然知道了这些事,本来昨晚就没休息好,现在更头疼了。

      白雪说的,大姐说的,明台说的。

      就是没有明楼说的。

   “行行行,阿诚哥你先休息啊,我回头叫你吃晚饭。”明台看阿诚哥没什么生气的样子,刚才的话要是被大哥知道了,自己没打听到阿诚哥口风,还差点让阿诚哥误会,他就完了,谁知道会不会被大哥一气之下发配到哪里。


     *****


      明楼回家的时候,明台抱着白雪在那逗着大姐玩,阿诚没在,估计还在楼上休息。

    “我回来了。”明楼挂好衣服,走去客厅。

    “你回来了,那就吃饭吧。小点声,阿诚还在睡。”明镜往楼上瞟了一眼,示意他压低声音。

      明楼点了点头,大家都去吃饭了,等下再给阿诚端点骨头汤,粥之类的吧。

      见明楼端着东西上楼,想来是要去看另一个主人了,白雪跟着明楼屁颠屁颠地爬着楼梯上二楼。

      明楼轻轻推开阿诚的房门,屋里一片漆黑,想了想还是不打扰他了。明楼刚想转身走,阿诚打开了床头灯。淡黄的灯映在那人脸上,看不出什么血色,一片阴影中也看不清表情。

    “大哥回来了。”阿诚倚在床上轻轻地说。

    “嗯,回来了。”明楼有些局促地站在床脚,也不知道再多说些什么。

      明明有千言万语,却不可说。

    “麻烦大哥给我端饭上来。”阿诚看明楼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招手让他过来。

    “哦,我就是看看你醒没醒,你要是不饿我就端下去。”明楼低头看见自己手上的盘子才想起自己原来是想给阿诚送饭的。

    “还是有些饿的,麻烦大哥了。”阿诚起身打算做到桌子上去,明楼却急不迭地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

      阿诚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靠回了床上。

    “手好点了么。”明楼低着头拉了把椅子坐到床边。

    “好多了,也不是第一次,在休息几天都好了。”阿诚看了眼托盘里的吃食,又有骨头汤。不过好在明楼还是偷偷给他加了点辣小菜。

    “那就好,多休息几天没事。工作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明楼不知道还继续说些什么,他本来也没想谈工作的。

      明楼掸了掸衣服,看阿诚拿勺子静静地吃着。要不他就走吧。

    “我…”明楼刚打算起身离开,两个人却同时开口了。

    “你…”阿诚停了下勺子,抬头看着明楼。

    “你先说,你先。”明楼急忙道,下意识地端正了自己的坐姿。

      阿诚挑了下眉,看着端端正正跟等着老师训话的小学生似的明楼:“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就算灯光昏暗,阿诚还是能看到明楼的瞳孔蓦地放大了,带着些无措还有些慌张。

      想来他是知道了。

      不光是明楼知道了,阿诚他也知道了。

     “我…”明楼停顿了一下,“没有什么啊,刚刚就是想问问你还需要什么我下去给你拿,或者你明天想吃什么。”

     “真没什么想对我说的?”阿诚扬了扬眉,若是他胳膊没有受伤,估计都抱着胳膊审视他了。

      他还加重了对我那两个字。明楼有点慌。

      但是还是死鸭子嘴硬:“没有。”

      还不到时候,明楼这么跟自己说。

      阿诚扫了眼明楼,还没有,给你机会都不说。

      真当我不知道你每晚都在我门前徘徊呢?真当我不知道你半夜进我门给我掖被子呢?

    “我吃完了麻烦大哥帮我端下去吧。”阿诚这话说得客气,但是带着点毋庸置疑的意思。

    “我…行,那你好好休息。”明楼看了眼吃了大半的吃食,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灰溜溜地端着盘子,想再说什么却也开不了口了。

    “我听得懂兽语,白雪在我受伤回来第一天就告诉我你喜欢我了。大姐晌午找我谈过话了,问我怎么看你,也算告诉我你喜欢我了。明台也凑热闹,说你有喜欢的人,看他支支吾吾,想来也是怕让我知道你喜欢我了。”

      阿诚倚在床上悠悠地毫不遮掩地说完,便自顾自地滑到被子里,关了台灯。

      明楼宛若被道雷劈了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这,这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阿诚有些生气,明楼默默地只好拿这盘子离开,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因为过于紧张,没听见床上那人不成器地“啧”了他一声。

      错过了时机,这捅破窗户纸的时机错过了好几次了。

      可是明楼也不知道这窗户纸早被捅破了这么多次了啊!

      明楼端着托盘站在阿诚卧室门,发现白雪蹲在门口,他望着白雪,突然感觉这狗一定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白雪乌黑的大眼儿里就两个字,明楼不用懂动物话都能明白那两个大字:活该!

      让你不说。你看看,被赶出来了吧。

      有些话啊,不可说,但是还是得说啊,最重要的是你得自己说啊!


      END :)


目录之后放出~新坑投票也会一同放出哒!


评论(9)
热度(62)

© Dime | Powered by LOFTER